八月就不适合工作


皮利塔•克拉克

上周日,我没有和朋友在夏日的阳光下远足,而是坐在屋里闷闷不乐地写了一篇必须在周一之前完成的文章。令人恼火的是,我唯一能责备的人就是我自己。

如果我没有和前老板一起吃一顿聊八卦的午餐,或者和同事在屋顶喝酒,或者与英国《金融时报》极其难用的报销系统斗争三个小时,我本可以早点完成这项工作。

这些事情全都是我为“在整个8月工作”(Work Through August)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