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没了”:塔利班统治一年后,阿富汗社会“开倒车”

在过去2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战争的残酷让他无处可逃。他说,他27岁的孙子在自家的农场被杀害,因为前政府的士兵误以为他是塔利班分子。他17岁的侄子被一枚路边炸弹炸死。他开的加油站因为旁边的公路上发生战斗而被烧毁。

现在,他可以在通往坎大哈的公路上开上几个小时的车,而不用担心在突如其来的战斗中丧命。他说,随着经济衰退,他本就微薄的收入减少了70%以上,但对他来说,这不如战争结束带来的自由重要。

“我很高兴仗打完了,”他说。

但对许多阿富汗人来说,突然的经济崩溃、飙升的食品价格和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

在瓦尔达克省的阿利沙村,一幢幢泥砖房掩映在群山之中。不久前的一个早晨,数十名母亲和赢弱的孩子聚集在一处临时充当诊所的人家外面。

30岁的拉赫拉当天一大早就赶到了这里,她用她的长棉围巾裹着一岁的儿子萨菲乌拉。在塔利班掌权之前,她的丈夫在外打工,靠为别人盖房子或种地谋生。她说,他每天能挣几美元——虽然微薄,但足够养家糊口了。

但去年经济崩溃后,工作机会就没有了。她们一家就靠之前存下来的食物熬过了冬天。今年春天,当这些东西吃完后,村里的乡邻和亲戚们尽他们所能给她和她的五个孩子提供帮助。但现在,他们也没有多余的食物可以拿出来周济了。

“我这辈子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困难过,”她说。

6月,在瓦尔达克省偏远村庄阿利沙,30岁的拉赫拉和一岁的儿子萨菲乌拉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设立的流动诊所里。
6月,在瓦尔达克省偏远村庄阿利沙,30岁的拉赫拉和一岁的儿子萨菲乌拉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设立的流动诊所里。 Kiana Hayer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10月,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一批面粉在阿富汗海拉坦卸货。据联合国称,超过一半的阿富汗人口面临的粮食无保障已经达到危及生命的程度。
10月,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一批面粉在阿富汗海拉坦卸货。据联合国称,超过一半的阿富汗人口面临的粮食无保障已经达到危及生命的程度。 Kiana Hayer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各大城市,绝望的人们叫卖各种家用物品,把整条街道变成了非正规的市场。临时的摊位上摆满闪亮的蓝色和粉色窗帘,还有质地单薄的衣柜、电视、冰箱和成堆的红色阿富汗地毯。

不久前的一个下午,喀布尔的小贩穆罕默德·纳西尔坐在自己的摊位上,摆弄着手里的一串红色念珠,思索着这座城市似乎突然出现的经济衰退。

当天早些时候,一位母亲带着两个饿得直哭的幼子给穆罕默德带来了一块她想卖掉的地毯。但更令人心碎的是他在本周早些时候回家的路上看到的一幕,他说。

“在一条河边,有人在扔掉不新鲜的面包,有人在那里捡不新鲜的面包吃,”他说。“我已经79岁了,在喀布尔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

“即使在过去的塔利班政权统治下,人们也吃不饱,但我没见过这样的事情,”他补充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