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会永远改变大学教育吗?

Cengage为例,这家公司正在提供免费的在线教科书订阅服务,并表示已经有55%的学生成了一本在线教科书的注册用户。Coursera正在向550所学院和大学提供免费的在线课程。

“管理者和教育工作者正在重新调整他们的态度,”约翰·罗杰斯(John Rogers)说,他是50亿美元的Rise基金的教育行业负责人,该基金由资产公司TPG管理,从事教育技术方面的投资。“那才是真正带来变化的事情。采用这些工具的步伐将会加快。”

戈文达拉扬说,人们抵制新想法,直到外部冲击迫使他们改变现状。他举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将女性推至传统上由男性承担的工作岗位的例子。“我们正处于这种拐点。”

他说,教师们会问自己,“‘我们刚才做的这些事情哪些部分可以用技术来替代,哪些部分可以用技术来补充,从而改革高等教育?’”

他说,大学应该把这学期当作一次实验,看看哪些课程可以最有效地在线授课,例如,入门大课最好是用明星教师录制的视频讲座和在线教材来教授,这类课可以多所大学共享,从而降低成本。

那些想上最好是面对面授课的课程(比如表演艺术课或需要做实验的课)的学生,会继续选择面对面的方式。

“让我们利用这个时刻,(对高等教育的整体设计)展开一场更广泛的对话,”戈文达拉扬说。

“最好不要失去这个机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