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反外国干预法第一案:华裔男子被控意图影响对华政策

在法庭上,杨怡生的律师尼尔·克莱兰表示,这笔捐款只是打击因疫情而激增的反华种族主义的一种方式。杨怡生是出生于越南的华裔,以难民身份来到澳大利亚。

昆士兰大学的法律研究员莎拉·肯德尔是研究这项新的反外国干涉法立法的专家,她说,此案“说明了法律的广度”,并凸显出如果警方能够证明某个行为背后是为外国干涉做准备的必要意图,这样的行为即使本身可能无害也会被视为犯罪。

她还说,从此案还能看出,“这项法律有能力根据人们的关系或者联系来认定刑事犯罪。”

克莱兰辩称,该案应被驳回,因为警方缺乏证据证明以下几点:杨怡生是受中国政府指示或向中国政府汇报;他计划在特定政策或问题上影响塔奇;或者他的行为参与了其他人在特定问题上影响塔奇的计划。

“需要有证据,而不仅仅是影射、假设和推测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他补充说。

但法官同意检方的意见,检方称,根据这部新的法律,警方不需要证据证明杨怡生计划在未来实施干预行为就可以提起诉讼。检方律师帕特里克·多伊尔主张,当杨怡生与塔奇接触时,他想到的是与部长的良好关系可能会让他成为对华相关政策问题的倡导者,这就足够了。

他指出,在截获的杨怡生与同事的电话中,杨怡生说,塔奇将来可能成为“我们的赞助人或支持者”,并“为我们华人”的问题发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