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时期,民主制度与专制制度孰优孰劣?

但事实证明,一些民主国家在气候问题上同样积极,这表明美国遇到的困难与其说是因为民主本身,不如说是因为美国制度特有的怪异之处

专制政府可能和任何民主国家一样混乱。以中国广受吹捧的五年计划为例,该计划声称制定长期政策,无需经过立法中讨价还价或内讧的麻烦。

实际上,这些文件读起来不像是立法,更像是一份愿望清单,有时措辞模糊,由中央规划者发送给省级和机构领导,由他们来决定如何实现——如果他们打算实现的话。

中国的习近平主席可以高声宣告温室气体减排目标,但他就算喊破嗓子,也没法保证自己的政府会照办——事实上看起来的确没有。中国各省的领导人和国有企业建造了更多的煤电厂,比世界其他地方加起来还多。

这其中有一部分可能是政策造成了困惑。北京同时要求经济增长和减碳,地方官们只能自己去琢磨该侧重哪一个。但有一些的确是在抗命。

北京一直苦于难以让地方官服务于国家利益。习近平多年来屡次宣称中国要削减钢铁产能,结果第二年个别省份的产出不降反升,导致市场供过于求,对全国产业构成伤害。

有一个著名的例子,北京曾命令各省遏制危及国民健康的水污染。官员们没有关闭污染工厂,只是把他们搬迁到自己的边界地带,于是污染流向了毗邻省份,而全国污染总量却增加了。

在新冠疫情之初,地方领导人向中央隐瞒疫情暴发相关的信息。现在官员们面临着感染清零的压力,于是他们对地方经济进行压制,在全国层面上产生了灾难性的效果。

这些起起落落无疑跟中国的专制模式有关。但有类似体制的国家经常在中国成功的地方遇阻,或在中国遇阻的地方却成功了。

同样,美国的成败得失跟其它民主政体的表现也谈不上一一对应,无论这算是好事还是坏事。

“生活在一个体制下的人自然会去羡慕另一个体制的优势,”埃萨里说,尤其是当世界各地的民主和专制政体都在面对越来越多的内部挑战时。

但他又说,从数据得出的结论支持了一句经常算在前英国领导人温斯顿·丘吉尔头上——这一点可能不足为信——的一句话:“民主是最坏的制度,但其他人类已尝试的制度更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