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空姐到葬礼策划师:新冠时代的失业与新开始

黄锦妍现年35岁,她在国泰港龙时经常主动要求分配到飞往尼泊尔加德满都的航班,这样她就可以在那里的儿童之家和动物收容所做志愿者。为了追求类似的使命感,她去年夏天申请成为香港非营利组织“毋忘爱”的“生命颂礼司”,该组织帮助有需要的家庭能够负担得起有尊严的葬礼。

她每周来几次,在一个摆放着鲜花的通风房间里跟有需求的家庭会面。当她帮助他们计划葬礼仪式时,她建议在棺材上或棺材内留下写有往事的便条,以此作为告别时表达感激之情或放下恩怨的一种方式。在一个四岁孩子的葬礼上,黄锦妍用女孩最喜欢的卡通人物的剪纸装饰座位。

黄锦妍说,从某些角度来说,她之前的工作经验实际上在这里也是互通的。就像她曾经想办法安抚航班延误的乘客那样,她现在正在为有更大需要的人寻找解决之道。

调整心态并不容易。在她最初主持的几次葬礼之后,到了晚上,痛不欲生的家庭成员画面会浮现在她的脑海中。压力让她几乎吃不下东西,还开始掉头发。11月,她休了长达数月的病假。老板要她考虑这份工作是否适合自己。

35岁的黄锦妍曾是一名空姐,她去香港非营利组织“毋忘爱”工作,担任“生命颂礼司”。
35岁的黄锦妍曾是一名空姐,她去香港非营利组织“毋忘爱”工作,担任“生命颂礼司”。 Louise Delmott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黄锦妍于4月返回工作岗位,当时香港正面临最严重的新冠病毒暴发。医院不堪重负,许多老年人死于新冠。她立即投入其中。当逝者的亲戚因新冠检测呈阳性而无法亲自参加葬礼时,她安排直播,讲述仪式的过程。

有些日子她渴望再次飞行。但她说,在帮助陷入困境的家庭处理亲人亡故的过程中,她发现了一种更深远的满足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