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如何处理外债问题影响深远

一些最大的中国放贷机构(包括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的领导拒绝划减贷款的账面价值,因为他们关心的是自己资产负债表上的损失。他们担心划减一个国家的债务会开创一个代价高昂的先例。中国的体制对接受贷款损失有内在阻力,因为这被视为国有资产的损失。大西洋理事会高级研究员杰里米·马克说,划减贷款的账面价值需要得到国务院的批准。

“中国向海外输出了其政府主导的贷款模式”,同样缺乏透明度,位于安大略省滑铁卢的加拿大国际治理创新中心高级研究员何兴强说道。“可以说,让中国改变做法不容易。”他还说,“我认为他们不会改变。”

中国放贷机构的最初目的是为国家利益服务。“一带一路”项目为国内市场已经饱和的中国建筑公司和制造商提供了工作。中国发放的贷款也赢得了外国领导人的好感。但现在这些贷款变成了坏账,而放贷机构仍坚持要求全额偿还,这正在让中国的声誉受到损害。

说中国的放贷机构态度强硬,并不等于说它们试图迫使借贷者违约,以夺取他们的资产。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国务院曾指责中国搞“债务陷阱外交”,例子是斯里兰卡在拖欠了中国一笔贷款后,失去了对一个主要港口的控制权。但荣大聂说,这不是中国的工作方法。

 “任何金融机构通过贷款得到偿还赚的钱,都比它们不得不没收资产并想办法对其进行处理赚的多得多,”荣大聂说。就中国人民解放军而言,它宁愿通过与地方政府谈判来获得港口使用权——就像它在东非的吉布提所做的那样——也不愿通过取消抵押品赎回权来获得使用权,他说。

中国、法国和其他债权国目前正在就帮助乍得、埃塞俄比亚和赞比亚进行谈判。斯里兰卡也在关注之列,接下来是巴基斯坦和其他中等收入国家,这些国家的债务远远高于非洲贫穷国家的债务。人们的希望是,与赞比亚和其他国家达成成功的债务协议可成为其他债务国的模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