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中俄威胁,拜登选择延续特朗普关键外交政策

“随着时间推移,拜登没有兑现他的很多竞选承诺,他在中东和亚洲问题上保持现状,”大西洋理事会高级研究员艾玛·阿什福德说。

特朗普政府和拜登政府都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在美国的全球主导地位似乎正在下降之际,该如何保持这样的地位。目前中国已经崛起为势均力敌的力量,俄罗斯则变得更加大胆。

特朗普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正式将外交政策转向与中国和俄罗斯的“大国竞争”,不再将恐怖组织和其他非国家行为体列为优先事项。拜登政府继续推动这一进程,部分原因是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等事件。

拜登领导的白宫推迟了原定于今年年初公布的国家安全战略的发布。由于乌克兰战争,官员们正在对其进行改写。预计最终文件仍将强调大国之间的竞争。

拜登曾表示,中国是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最近的一次演讲中重申了这一主张——而俄罗斯是对美国安全和盟友的最大威胁。
对华政策最充分地说明了两届政府的连续性。
对华政策最充分地说明了两届政府的连续性。 Alex Plavevski/EPA, via Shutterstock

一些学者说,两届政府之间的连续性传统,是华盛顿跨党派外交政策建制派的传统观念和群体思维的产物。奥巴马总统的副国家安全顾问本·罗兹曾戏称他们为“小集团”。

但也有人认为,外部环境——包括外国政府的行为、美国选民的看法和公司的影响——让美国领导人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