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新冠阳性,然后呢?

白宫报告称,总统的症状很轻微,人们希望他免受长期伤害、脑雾和疲乏的影响,这些症状可能不是那么明显,但隐患会更大。奥密克戎BA.5亚分支特别容易让人感染或者再次感染,甚至是那些仍然“小心翼翼”的人也难以躲过去,即便每天有很多人死于新冠,也只得接受迟早会感染的事实。随着世界其他地区日渐接受现实,免疫功能低下的人可能会感到更加脆弱。但是新冠死亡统计数据已经淡出了头版新闻,就像伴随大多数车祸事故而来的死亡统计数据一样。所以,现在我们要看看,在椭圆形办公室的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是否等同于总统感冒了。

每位总统都像是一个罗夏墨迹测验,公民们将自己的希望、疑虑、梦想和深夜的恐惧投射在他身上。从一开始,这场大流行就是个人选择和实时风险评估的盛会。一旦成为部落信号的主要媒介,它就可以检验美国人如何衡量我们的价值观:自由、隐私、同情和社区。现在,病毒突破了地球上戒备最为森严之地的防御,它又获得了另一重考验——关于真相、透明度和风险承受度的考验。

健康专家可以讨论总统最近的决定是否正常还是过于鲁莽——恢复正常的出行、开会、和人们打招呼,在回归正常的道路上继续做他的总统。双方支持者都可以从这个故事里得出自己的结论:一方认为,这表明预防工作都是误判,试图避免新冠就像试图避免阳光。另一方认为,这表明口罩强制令结束得太早,避免疫情冲击的措施应该是永久性的。但对于自由世界的领袖来说,这也许是一种示范的方式,尤其是对于那些人们在空旷的海滩上依然戴着口罩的地区来说,是时候向前看了。我们已经到了这样一个阶段,即一种让世界瘫痪的病毒现在可以抵达椭圆形办公室,而不会让媒体停摆,也不会让市场崩溃。白宫新闻秘书卡琳·让-皮埃尔表示,拜登被隔离期间,一切照常:总统“将在这段时间内继续充分履行他的所有职责”,并指出他“将于今天上午在白宫通过电话和Zoom参加原定的会议”。

当然,从历史上看,这样的说法并不总能经得起推敲。2020年10月特朗普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时,有关他病情的实时报道被证明大大低估了他的病情。在疫苗尚未问世的日子里,这位服用他汀类药物的74岁老人处于高风险之中;我们后来了解到,特朗普生病时,他的血氧浓度降到了90%以下,他被注射了强力类固醇,不得不吸氧。尽管白宫医生肖恩·康利坚称总统“情况很好”,但他的助手们还是努力去获取仍处于实验阶段的药物。
特朗普政府并不是第一个隐瞒总统失能的政府;这是普遍现象,而非例外。伍德罗·威尔逊曾经中风,导致他部分瘫痪,据报道,他的独立领导能力受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在任职期间曾有一次心脏病发作和一次中风;约翰·肯尼迪患有艾迪生病。与国家元首健康有关的事务很少能做到完全透明。这自然有其原因,包括骄傲、隐私和国家安全。在评估总统的精神和身体状态时,市场会发生变化,军队也有可能发生变化。

但是现在新冠病毒带来了不同的挑战。如果拜登出现重症和虚弱,白宫有强烈的披露义务。但是,统计学意义上更有可能的结果是,他可以在日常生活几乎不受干扰的情况下度过感染期,那么他就会像大多数美国人一样,至少感染过一次病毒。白宫承诺“充分透明”,表示将每天更新总统的最新情况。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