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安倍时代,岸田文雄将带领日本走向何方?

与安倍晋三的去世一样,地缘政治环境也会左右岸田文雄的选择。乌克兰战争,以及来自中国和朝鲜日益增长的军事威胁,促使岸田文雄担负起更加鹰派的角色——他此前一直自称是自民党中倾向自由主义的鸽派成员。

考虑到地区压力,“增加国防开支对东京来说已经不是可做可不做的了,” 新德里国防研究与分析研究所副研究员蒂特利·巴苏说。

大多数日本人都意识到了这些威胁:在民意调查中,大多数人支持增加国防预算。虽然公众一度强烈反对修改和平宪法,但今年春天的调查显示,大多数人现在会考虑修改。

今年5月,日本自卫队成员进行演习。修改日本宪法中的和平条款是安倍晋三的首要任务之一。
今年5月,日本自卫队成员进行演习。修改日本宪法中的和平条款是安倍晋三的首要任务之一。 Pool photo by Tomohiro Ohsumi

岸田文雄“说的那些话,在过去不管是谁说出来,都会引起政治分歧”,美国驻日本大使拉姆·伊曼纽尔说。“共识的建立部分归功于他,部分要归功于发生的事件。”

自自民党选择岸田文雄担任首相以来的九个月里,他一直在稳步发展安倍晋三统治时期的标志行为——不遗余力的外交活动。

他也悄悄表明自己同前任的差异。

当俄罗斯2月入侵乌克兰时,岸田文雄毫不犹豫地强烈谴责了俄罗斯的行为,并迅速实施了制裁。八年前,渴望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发展关系的安倍晋三在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后迟迟没有实施制裁。
自去年10月以来,岸田文雄已经访问了11个国家。上个月,他成为第一位出席北约会议的日本首相。今年5月,岸田文雄访问越南时,与越南总理范明政就乌克兰立即停火的重要性达成了一致,后者宣布向乌克兰提供50万美元的人道主义援助。越南是投票反对联合国暂停俄罗斯在人权理事会席位的少数几个国家之一。
上个月,岸田文雄(右)与美国总统拜登、韩国总统尹锡悦在马德里参加北约会议。
上个月,岸田文雄(右)与美国总统拜登、韩国总统尹锡悦在马德里参加北约会议。 Kenny Holst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与安倍晋三一样,进入政坛的岸田文雄家中也是三代国会议员。

作为同年进入众议院的年轻议员,岸田文雄和安倍晋三有时会结伴而行。政治评论员今野忍最近在日本电视网络ANN News上回忆说,两人曾经作为外交代表团前往台湾,安倍晋三是团长,岸田文雄是副团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