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移民的后代在美国能够翻越经济阶梯

第二代移民的成功故事一直是美国历史的一部分。研究人员查阅了1880年的人口普查记录,发现父亲是低收入移民的男性成年后,比在美国出生的低收入男性的儿子赚得更多。(他们之所以把重点放在儿子身上,是因为从一次人口普查到下一次人口普查,追踪女性的难度更大,因为很多女性在结婚后都随夫姓。)由于隐私限制,他们只能通过1940年的人口普查获得个人数据。对于此后的年份,他们使用了其他来源。

阿布拉姆茨基和布斯坦看到一个世纪后有同样的模式。1980年前后,来自墨西哥、印度、巴西以及几乎所有其他国家的男性所生子女的收入都超过了在美国本土出生的男性所生子女。

他们写道:“美国确实遍地黄金,让移民能迅速赚到比他们在本国更多的钱。”但是,他们还说,“在美国的经济阶梯上攀升——赶上在美国出生者——需要时间。”

阿布拉姆茨基和布斯坦发现了第二代移民向上流动的大量证据,他们试图找出这些孩子表现如此出色的原因。

他们得出了两个答案。首先,孩子们很容易超越那些因语言能力差或缺乏职业资质而发展受阻的父母。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一个移民医生最后在美国开出租车。

其次,移民倾向于在就业增长强劲的地区定居。这让他们比那些扎根于经济衰退地区的本土美国人更有优势。移民们擅长做一种困难的事情:离开亲友和熟悉的家乡去寻找繁荣。经济学家们发现,美国本土出生者如果做了移民所做的事情——通过搬迁去寻找机会——其子女就会和移民子女一样向上流动。

Sources: Ran Abramitzky, Leah Boustan
The New York Times

看看移民在不同时间点定居的地图,很明显,这些地区也是生产力和经济增长的地区。1910年,欧洲移民来到中西部和新英格兰的工厂工作。1980年,来自美洲其他地方的移民填补了得克萨斯州、新墨西哥州、亚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亚州和佛罗里达州快速增长的部分地区的就业岗位。

如果移民是向上流动的,为什么情况看上去并非如此?其中一个原因是,新移民的数量比过去几十年都多,而大多数人还没有足够的时间向前发展。在美国,外国出生人口的比例已经回到20世纪头20年的水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