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小城,一座中资玉米加工厂引发的问题与忧虑

联邦政府对该项目一直没有多少公开的评论,阜丰的支持者将其解读为警报解除的迹象,反对者则认为这很可疑。

阜丰集团首席运营官埃里克·楚托拉什表示,任何有关该设施将被用来监视或伤害美国的说法都是错误的。

“企业的经营环境与政府经营的环境不同,”楚托拉什说,并补充说,“我们与中国政府真的没有任何关系。”

大福克斯拥有数个农业设施,包括一家州营面粉厂。
大福克斯拥有数个农业设施,包括一家州营面粉厂。 Lewis Ableiding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常驻芝加哥地区的楚托拉什说:“我们将购买美国本地生产的玉米,我们将在美国生产,我们将在美国销售。”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发言人刘鹏宇在一份声明中指出,阜丰是一家私营公司。“我们反对恶意泛化国家安全概念,”他说。

在居民的投诉声中,大福克斯市议会在2月6月以投票方式批准了工厂计划,与阜丰签订了开发协议,并将位于大福克斯城外的拟建工地并入城市范围。

长期的代价

当市议会批准阜丰计划时,凯蒂·达赫特勒是唯一投反对票的成员。达赫特勒代表的是拟建工厂附近的一个选区,她说她的居民对这个项目有合理的担忧,她认为项目进展得太快了。

尽管如此,作为市议会唯一的亚裔美国人成员、政治独立人士达赫特勒说,围绕工厂的斗争暴露了一些长期存在的种族偏见。她说,该项目的一些反对者一再将中国政府等同于中国人,而另一些反对者迟迟不站出来批评那些伤害性的语言。大约82%的大福克斯居民是白人,3%是亚洲人。

凯蒂·达赫特勒是唯一一个投票反对工厂的市议会成员。
凯蒂·达赫特勒是唯一一个投票反对工厂的市议会成员。 Lewis Ableiding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仇恨只会渗透——我叫它仇恨,人们觉得耸人听闻并且完全不喜欢这种说法——但仇恨迟早会浮出表面,”出生在韩国的达赫特勒说,她的任期在上个月结束,没有寻求连任。“到了一定时候,压力必然要释放。阜丰成为其中一些人释放压力的催化剂。”

报道了居民抗议FBI闭门会议的《大福克斯先驱报》的一名记者拍到一名男子,他举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中国给了美国新冠病毒!”一封致《先驱报》编辑的信表达了对该项目的反对,信中提到了狗肉。达赫特勒说,该项目的一些反对者特意反复说“中国共产党”的方式令她感到担忧。

“语言对人们很重要,我们对别人说的话会让他们觉得自己究竟是受到欢迎,还是不招人待见,”达赫特勒说。

该工厂的几名反对者表示,他们对中国人或亚裔美国人没有恶意,但加深与一个在他们看来属于对手的国家的商业联系令人担忧。

“这跟是不是中国人没有关系,”退休后仍在继续工作的护士乔迪·卡尔森说道。“这跟中国文化也没有关系。这跟中共政府有关。”

上个月,在卡尔森指责市长没有听取民众的意愿后,一名大福克斯警察和一名联邦调查局探员前往她家,这场争论的紧张程度由此可见一斑。卡尔森在Facebook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引用了《独立宣言》中的一段话,称“推翻”专制政府是一种责任。卡尔森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她并没有呼吁使用暴力,大福克斯的一份警方报告称,她没有犯罪行为。

在该项目的反对者中,对于应该在多大程度上关注中国,以及在多大程度上关注相对传统的关切,比如环境问题,一直存在分歧。在拟议的建筑工地附近拥有土地的半退休农民弗兰克·马特切克表示,市政府官员在征地过程中的表现并不透明,而且没有解决他对工厂废水的担忧。但他表示,中国并非他最关切的问题。

弗兰克·马特切克表示,市政府对于建厂计划并不透明。
弗兰克·马特切克表示,市政府对于建厂计划并不透明。 Lewis Ableiding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阜丰工厂至少还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会开工,而且还要至少数年才能在那里进行玉米加工。

市领导人已经在想,对于下一家希望在北达科他州开展业务的国际企业,这个项目遭遇的强烈反对意味着什么。

“我们只是想在解决所有这些问题的时候保持理性,”市行政官托德·费兰说。“如果只要是中国投资我们就说不,那会限制我们未来的机会。”

但紧张情绪仍在继续升级。

在6月举行的一次市议会会议上,来自北达科他州另一地区的一名男子表示,他认为阜丰计划“渗透到我们军队的所有行动中”,并暗示看不到这一点的官员可能是在“为中国人工作”。他在说出“我要上前理论”后遭到市长博钦斯基的训斥,后者称这是威胁性的言论。

在这名男子发完言后,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大福克斯,拟建厂址旁边的一条公路。
大福克斯,拟建厂址旁边的一条公路。 Lewis Ableiding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