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回忆


郑静为FT中文网撰稿

一到夏天,人们似乎都会开始集体怀旧,像不约而同地完成一件行为艺术作品一样。冰西瓜、绿豆汤、花露水、大蒲扇、一刻不停的蝉鸣以及那些在晚上乘凉的男女老少们。南方的玉兰花、栀子花和北方的凤仙花会交错时空,在回忆里一起绽放。外加罗大佑的《童年》,一连串的名词,不用起承转合,排列在一起就自带画面感。如同庐山上的电影院一直滚动播放《庐山恋》一样,相似的场景每年都会来一轮。

天越热,人们就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