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监控之国”,中国民众正变得愈发警惕

“中国没有隐私,”现年30岁的抗议者西尔维亚·司说,她的健康码曾由绿变红。郑州的有关部门迫于压力,后来处罚了五名官员,这五人篡改了1300多名银行储户的健康码状态。

即使追踪新冠病毒的技术用于规定目的,也有更多人似乎有意质疑这种监控是否过头。周三,北京的一名博主在微博上发帖称,他拒绝在居家隔离期间佩戴电子手环,他把这个追踪行动的设备称为“电子镣铐”,认为其侵犯了自己的隐私。该帖已被点赞了约六万次,其他用户纷纷在下面发表评论。许多人说,这种做法让他们想起了对待罪犯的方式;还有人说这是一种暗中收集个人信息的做法。发帖者说,帖子后来被审查人员删除了。

近年来,已有人试图引起人们对隐私问题的关注。2019年,中国东部著名的科技中心杭州的一名法学教授起诉当地一家动物园强迫刷脸才能进入,这是中国首例此类诉讼。他打赢了这起官司。

德拉根·郑2016年在广州安装的一件艺术品让参观者看到自己被监控以及去控制这种监控。
德拉根·郑2016年在广州安装的一件艺术品让参观者看到自己被监控以及去控制这种监控。 Dragon Zheng

从2020年底开始,中国的几个城市已禁止居委会强迫居民在进入小区时接受生物识别监测。大约在同一时间,在引发了公怒后,东莞拆除了公共厕所里安装的使用人脸识别技术提供卫生纸的机器。

中国用户在网络平台“知乎”上交流如何躲避监控的建议(包括戴帽子和口罩,以及对着安全摄像头打开手电筒)。根据中国一家智库与一个政府特别工作组在2020年底联合开展的一项针对2万多名中国人的调查,60%以上的中国人认为人脸识别技术被滥用。80%以上的人对是否以及如何存储人脸识别数据表示担忧。

“公民隐私意识的提高是一个必然的趋势,”在广西生活的艺术家德拉根·郑说,他用艺术来探讨技术与治理的互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