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的沙特难题

美国需要沙特阿拉伯。这个王国仍然是石油市场的主要摇摆产油国,也是在全球范围内美国武器的主要买家。由于地缘政治和经济的原因,沙特阿拉伯与美国的合作在很多问题上具有重要意义,如对抗伊朗、结束也门战争使以色列与阿拉伯世界的关系正常化,以及限制俄罗斯和中国在该地区的影响。所有这些,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扰乱全球石油市场并使美国和欧洲的汽油价格暴涨之前就是如此。
拜登的姿态——将美国和沙特阿拉伯之间的紧张关系转变为与穆罕默德王储的个人争斗——本来就不会长久,尤其是涉及世界大事的时候。这一点在过去六个月里变得明显起来,拜登政府遭受了一次又一次的冷落,最终,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穆罕默德王储断然拒绝了明确、积极支持美国的要求。

因此,拜登政府必须拿出一个解决沙特问题的办法,尤其是在关键的选举年,拜登的支持率已经下降,而汽油价格出现飙升。

拜登政府始终讳谈对这次会议的结果有何期待。但是,如果美国只得到在石油和以色列问题上的模糊承诺,而沙特在人权问题上没有做出具体的让步,那么这不仅是拜登的失败,也是美国的失败。现实政治的决策者们往往对人权问题不屑一顾,认为在务实的政策制定中,人权问题可以被随便塞在什么角落里,但拜登有机会将人权问题纳入与沙特的新战略,让沙特能够接受人权问题,尽管不会很热情。

沙特阿拉伯不会很快成为一个民主国家。但美国仍可以建设性地与沙特王室接触,以便在人权、反对威权主义和促进地区一体化方面取得一些进展。

美国需要在支持其价值观和战略目标方面表现出一致性。如果官方对记者希琳·阿布·阿克莱之死——国务院称可能是被以色列国防军一方的枪弹击中——没有表现出卡舒吉遇害时一样的愤怒,沙特领导人很容易驳斥拜登的人权言论。尽管缺乏确凿证据,但这并不能阻止美国对沙特的行为进行调查,并公开宣布其调查结果,以表明对新闻自由的承诺。如果在拜登访问以色列期间不提出阿布·阿克莱之死的问题,就会加强沙特的指控,即美国对其价值观的承诺完全是有条件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