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坏了吗?

这在很大程度上可能出于经济流动性的原因,而不是因为全球的头条新闻。低收入国家的人倾向于相信他们未来的财务状况会更好,而富裕国家的人则认为事情恐怕并非如此。

但对个人情况的悲观,很容易变成对世界的悲观。

美国的民意调查发现,那些认为自己的财务未来希望渺茫的人,也会认为整个国家正在变得越来越糟,并且对政治领导人持否定的态度。人们认为,随着制造业工作机会流向海外以及工会的衰落,工人阶级的稳定工作岗位受到侵蚀,据信这是引发西方民粹主义反弹的主要原因。

在这种观点下,难怪美国人将上世纪90年代视为全球和平与繁荣的时期——即使这主要只是美国人的和平与繁荣时期。

但停滞的经济前景并不是富裕国家悲观的唯一原因。

在所有显示世界稳步改善的指标中,的确有一个正面临着戏剧性和不稳定的侵蚀:民主。

民主衰落的时代

70年来,被视为民主国家的数量不断增加。这些民主政体的平均质量——选举的公平性、法治等——也在稳步提高。

不过,这种增长在大约20年前开始放缓。从五六年前开始,研究人员发现,世界上民主国家的数量自“二战”以来首次出现萎缩。
现有的民主国家也变得越来越不民主,更加两极分化,更容易出现政治功能失调或彻底崩溃。
想想匈牙利、菲律宾或俄罗斯强人统治的兴起,波兰法院遭受的攻击,印度的印度教极端主义巴西对权力争夺的恐惧
今年4月,印度中央邦发生社区暴力事件,商店被毁。
今年4月,印度中央邦发生社区暴力事件,商店被毁。 Anindito Mukherje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这些可能是特别严重的情况,但它们是全球趋势的先锋。美国也是如此,民主监督人士普遍认为,美国正在遭受持续侵蚀。

因为较富裕的国家更可能采用民主制度,所以它们更可能受到这种趋势的影响。这也许能解释为什么这些国家越来越悲观。

这也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美国人感觉整个世界都在分崩离析。

对于得以在安全稳定的社会中度过大部分人生的美国人来说,政治危机似乎变得没完没了,这种转变正在破坏稳定。它可以让人们感觉世界更黑暗、更令人担忧,这也可能让远在天边的事件变得更可怕或更令人不安。

人们自然而然地从世界寻找规律。有的事情经历了一次,尤其是创伤性的经历,你就会开始觉得它到处都是。

对于突然适应国内威胁的美国人来说——比如窃取选举结果或内乱——会突然对远方上演的类似事件感同身受。

这种效应会累积。30年前,美国人可能会认为远在天边的一场危机与自己无关,但在今天看来,这些危机似乎相互关联。它甚至可能让人觉得是全球崩溃的证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