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逊的首相生涯:因反传统上台,在丑闻和混乱中离场

中午时分,这位首相来到唐宁街10号门前的讲台宣布,他的政党不再支持他,他将放弃党魁一职,并放弃他在成年后大部分时间努力追求到的这份工作。

“我想告诉你们,我对放弃世界上最好的工作感到多么遗憾,”约翰逊说。然后,他又说,“但球就开成了这样。”用一句常见于美国台球厅的俗语自嘲化解了这一刻的严肃。

周四早上,一群人聚集在唐宁街外听约翰逊的声明。
周四早上,一群人聚集在唐宁街外听约翰逊的声明。 Henry Nicholls/Reuters

正如约翰逊的政治生涯终结报告所写的那样,上周的动荡事件可能会成为他职业生涯的缩影——兴高采烈地无视规则,对公众舆论的敏锐直觉,对道德的灵活态度以及法斯塔夫般嗜好政治场上的短兵相接。

“大多数首相会更早地接受现实,”约翰逊的传记作者之一安德鲁·吉姆森说。“夸张的元素,加大音量,是他风格的特点。”

吉姆森曾将约翰逊比作18世纪在特拉法加海战中击败拿破仑的海军英雄纳尔逊将军。“纳尔逊说,最大胆的措施是最安全的,”他说。

然而,最终,约翰逊冒险的虚张声势并不足以弥补他的缺点。批评人士称,他的行为揭露了一种他觉得自己有资格这样做,并认为规则不适用于他、他的幕僚或忠于他的人的感觉。批评者指责他在意识形态和行政上杂乱无章。

在2020年带领英国退出欧盟后,这位首相对接下来该怎么做并没有计划。随着新冠病毒大流行席卷英国,他很快被一个接一个危机事件占据。在他政治生涯中层出不穷的丑闻此时接二连三出现,淹没了唐宁街。

长期以来,约翰逊对政治传统嗤之以鼻,事业也因此得以蓬勃发展。他不修边幅的金发似乎隐喻了个人生活和职业生涯的混乱,有的英国选民对此津津乐道,而有的则勉强忍耐。

2019年,约翰逊上电视前作准备。作为一名记者出身的政治人物,他在面对议题时能够将名人文化的力量融入机会主义的、意识形态灵活的处理方法。
2019年,约翰逊上电视前作准备。作为一名记者出身的政治人物,他在面对议题时能够将名人文化的力量融入机会主义的、意识形态灵活的处理方法。 Stefan Rousseau/Press Association, via Associated Press

但缺乏真诚这一点,终归还是让他付出了代价。他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不断变换说法——无论是在封锁期间参加唐宁街的非法派对,还是试图利用保守党捐助者资助昂贵的公寓翻修,或者提拔一位有不当性行为指控历史的保守党议员——终于耗尽了他的政党和众多选民的耐心。

约翰逊在游说英国脱欧、随后执行脱欧、然后带领英国度过大流行的过程中所起到的作用无疑将使他进入英国历史上相对显眼的首相之列。除此之外,他留下了一个良莠不齐的政策遗产,而且他从未逃脱过这样的怀疑,即驱动他的议程的不是意识形态信念,而是从中可以获得多少政治收益的自私算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