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科技没有让人类社会变得更好

我对爱德华·贝拉米的引述来自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经济学教授布拉德·德隆即将出版的《无精打采地走向乌托邦》(Slouching Towards Utopia)一书。这本书是德隆所称的“漫长的20世纪”的权威性历史,时间跨度从1870年直至2010年,他说,这个时代主要是由技术进步的经济后果所塑造,这毫无疑问是正确的。

为什么从1870年开始呢?正如德隆所指出的,而且也是我们很多人已经知道的,在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自古代美索不达米亚出现第一个城市以来大约97%的时间里),马尔萨斯的判断都是正确的:几千年来有许多技术创新,但这些创新的好处总是被人口增长所吞噬,使大多数人的生活水平回落到维持生计的边缘。

偶尔也有一些经济进步,可以暂时超过德隆所称的“马尔萨斯的魔鬼”——事实上,现代学术研究表明,在罗马帝国早期,人均收入出现过显著增长。但这些插曲都是暂时的。直到19世纪60年代,许多聪明的观察人士还认为,工业革命时期取得的进步将被证明同样是短暂的。

然而,在1870年前后,世界进入了一个技术持续快速发展的时代,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每一代人都发现自己生活在一个新的世界里,与父母出生时的世界大为不同。

正如德隆所言,这种转变背后有两大谜团,而它们与我们现在所处的状况高度相关。

首先是,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德隆认为有三个伟大的“元创新”(这是我发明的术语,不是他的),也就是使得创新成为可能的创新。它们是:大公司的崛起、工业研究实验室的发明和全球化。我认为,有一些细节是可以商榷的。然而,更重要的是,德隆和其他人提出了一种看法:快速技术进步的引擎可能正在放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