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就像用头撞墙”:韩国年轻血液涌入政坛的障碍与代价

尽管有了这种变化,现年22岁、当选庆尚南道梁山市议会议员的郑相熏说,为了获得提名而与一名党内官员交谈,“感觉就像用头撞墙。”(他在竞选中承诺帮助加强该市的交通基础设施。)

筹款也非常困难,一些候选人表示,他们必须拿出约2000万韩元(约合10万元人民币)才能成功竞选。

当选首尔永登浦区议员的李业灿表示,自己的竞选资金是通过贷款获得的。
当选首尔永登浦区议员的李业灿表示,自己的竞选资金是通过贷款获得的。 Chang W. Lee/The New York Times

现年22岁、当选首尔永登浦区议员的李业灿(音)表示,为了能拿出竞选资金,“我花光了一年的实习工作和兼职教师的积蓄。我甚至还贷了款——利息很高。”

由于理想主义,以及相信自己可以帮助引导国家向更好的方向发展,这些年轻人被政治所吸引,一些人发现自己面临取舍。

在就职前夕,郑相熏说:“虽然我觉得自己有责任解决年轻人的问题,但我不打算把重点放在这些问题上。我认为仅仅因为我年轻就提出年轻人的问题会招致敌意。”

对于最年轻的民选政治官员、19岁的千承雅(音)来说,获胜是有代价的。她是由她所在的地方政党理事会主席、52岁的金贤雅(音)提名的,当时后者正在推动让更多年轻女性加入国民力量党(该党许多成员被指推广反女权主义口号。)

千承雅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希望扩大该市儿童的援助项目,改善交通系统。然后,在她获胜后,她自己政党的理事会成员对她发起了攻击,包括一些一直在争夺她的席位提名的女性。根据六名理事会成员签署的一份投诉书,她在自己的简历上声称自己在该理事会下属的青年委员会中担任职务,而该职务并不存在。

千承雅开始了高阳市议员的任期。检察官已指派一个警察部门调查针对她的申诉。
千承雅开始了高阳市议员的任期。检察官已指派一个警察部门调查针对她的申诉。 Chang W. Lee/The New York Times

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受理了该投诉。

检方还在调查6月选举的其他数十名获胜者。对于千承雅这样的候选人来说,受地方政党理事会主席提名在胜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因此他们受到攻击是很常见的。挑战他们的合法性很容易,因为他们的胜利被视为不那么民主。但这些攻击很少作为正式法律投诉得到受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