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白宫助理“猛料”证词曝光后,特朗普还能全身而退吗?

她感到担忧,找到了她的上司梅多斯。“听起来我们要去国会大厦,”她说。梅多斯看着手机,没有抬头,但明确表示他清楚情况危急。“事情可能会在1月6日变得非常、非常糟糕,”她记得他这样说。

1月6日早上,她听到有人提醒梅多斯,一些参加椭圆形草坪集会的特朗普支持者携带武器。白宫法律顾问帕特·A·希波隆警告说,特朗普不应该去国会大厦。根据哈钦森的说法,他说:“一旦我们做出这样的行动,我们会被指控犯下所有能想到的罪行。”

特朗普丝毫不以为意。在帐篷里等待向人群发表讲话时,他对暴力的担忧置之不理。他批评特勤局对支持者使用金属探测器——总统活动的标准程序——并要求将其撤走。“他们不是来伤害我的,”他说。“把金属探测器拿走。让我的人进来。”

他向人群发表了讲话,宣布他将和他们一起前往国会大厦。但当他爬上自己的防弹车时,特勤局以他自身的安全为由拒绝带他前往。据哈钦森说,白宫副幕僚长安东尼·奥纳托后来告诉她,特朗普勃然大怒,坚持要求前去。

他们回到了白宫,特朗普对遭到阻挠耿耿于怀。当他看到支持者在国会大厦横冲乱撞的电视画面时,他对人群中那些呼吁绞死彭斯的人表示赞同。

的确,根据哈钦森的证词,他是站在暴徒一边的。正如她听到梅多斯说的那样,“他不认为他们做错了什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