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上的养生伪科学与“谣言粉碎机”

一旦找到了观众,维护和经营一个账号的工作能让辟谣者感到倦怠。和多数的网红一样,他们会强迫自己去做得更好。有50万TikTok粉丝的肠胃病医生奥斯汀·蒋(音)解释说,有时候内容出来反响不佳,他们就会自责。“我们会想,是因为我的讯息传达不行吗?”他说。“是因为视频的质量不行?”

不过华莱士说,最令人疲惫的是骚扰。评论者不断攻击她,当她发支持疫苗的内容时,他们就指责她是“给大药企带货的”。“我每天都在拉黑账号,”华莱士说。她的大学邮箱还会收到威胁和性暴力讯息——她说这事今年初还导致了校警的介入。

对医务人员来说,骚扰还有可能导致职业后果,或是这方面的担忧。“很多人所在的机构不愿意吸引这么多负面的关注,”研究互联网政治宣传的不实信息专家、斯坦福互联网观测站技术研究经理瑞内·狄瑞斯塔说。它们支持医生去治疗病人。支持科学家去进行研究,让他们的发现接受同行审议。但是在TikTok上创作内容?就不那么支持了。

有用户发现了达希尔所在药房的地址,并散布有关他的职业和个人生活的谣言,他因此考虑过退出TikTok。他还和悉尼大学医学系主任会面,解释校方为什么会收到投诉。达希尔说他觉得校方是支持他的,但是担心这持续不了多久。“走错一步,我可能就会被炒,大学可能会把我赶出去,”他说。“我必须确保自己不犯错。”

马格尔说,有同行跟他说他们不愿在社交媒体上制作教育内容,唯恐举报者“给他们带来麻烦”。“医疗保健专业人员在为公众制作内容上没有得到多少保护,”他说。创作者表示,他们担心失去专业协会的执照或会员资格。在私人诊所工作的医生担心其Yelp页面会充斥着批评者的负面评论。

狄瑞斯塔强调了卫生专家在社交媒体上与公众互动的重要性,但在得到机构更强有力的支持之前,她犹豫是否要建议他们这样做:“他们必须知道当他们与公众互动时会发生什么。这就是问题所在,”她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