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邪教”的崩塌时刻

但委员会的调查让这种叙事难以成立。特朗普比谁都清楚,他不是因为拜登舞弊而败选:忠心耿耿的司法部长比尔·巴尔已经这样明确告诉了他。至于彭斯有权停止选举人团计票的说法,甚至连提出该理论的约翰·伊士曼都认为,这在任何法庭都是行不通的。我们听到鲁迪·朱利安尼承认,他拿不出能证明存在严重舞弊的证据。曾支持总统行动的共和党人都在争取赦免,而非洗脱罪责。根据哈钦森的说法,这些共和党人中也包括梅多斯自己。

或许哈钦森在撒谎,但她是宣过誓的。特朗普的支持者可能觉得,打发亚当·希夫这种民主党人,甚至J·迈克尔·卢蒂格法官这种反特朗普的保守派并非难事。

但哈钦森是那个小圈子里的人。周二那天,她就是可信度的象征。如果梅多斯依然拒绝向委员会作证,她的可信度还会继续提高。

也许这就是特朗普邪教开始崩塌的时刻。

研究邪教的临床心理学家玛格丽特·辛格指出,邪教取得成功的方式之一,就是建立“一个封闭的逻辑”和信念系统。

这当然也是特朗普布道的关键。要么热爱特朗普,否则你就是人民之敌。要么你希望美国再次伟大,否则你就是恨美党。要么接受特朗普的永远正确,哪怕他与你最深刻的价值观——或者是与他自己——相矛盾,否则你就是对他不够忠诚,对他的敌人不够憎恨。要么坚决拥护特朗普,否则你就只是徒有其名的共和党人,也就是“RINO”,而我们都知道,像密苏里州前州长埃瑞克·格雷滕斯这样忠于特朗普的人打算如何对待那些“RINO”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