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包裹纽约被忽略的“生命、美和可能性”

在谷仓外的垃圾堆里,他发现了整齐堆放的数百幅用厚塑料布包裹的布面油画,以为是某位业余爱好者的作品。

“等到开始把它们拆开的时候,我们意识到这些东西可能不一般,”惠普尔说。

杰瑞德·惠普尔(左)站在海因斯的一幅画作旁。
杰瑞德·惠普尔(左)站在海因斯的一幅画作旁。 Jared Whipple
这些画是在海因斯曾经用作工作室的谷仓外的垃圾堆里发现的。
这些画是在海因斯曾经用作工作室的谷仓外的垃圾堆里发现的。 Jared Whipple

惠普尔是一名机械师,同时也为教堂做建筑维护工作,他说他被画作上以鲜艳的色彩描绘的损毁汽车和零件所吸引。他决定将作品运到他的仓库——他花了十多年时间在里面建了一座室内滑板公园。

惠普尔在这些画作里找到一幅签有弗朗西斯·马特森·海因斯全名的画作,得知了这位艺术家的身份。通过网上搜索,惠普尔找到了一本由海因斯的妻子桑德拉·海因斯自费出版的书,讲的是她丈夫最知名的作品:华盛顿拱门装置。1980年,作为纽约大学修复纪念碑筹款活动的一部分,他使用7000多米长的白色涤纶布料将拱门包裹了起来。

从事商业插画工作的弗朗西斯·海因斯在那次重要的装置艺术之后继续创作雕刻、绘画和素描,但未能引起多少画廊的注意。

惠普尔说,海恩斯租下了康涅狄格州沃特敦的一个谷仓,几十年来,他将完成的作品运送到那里,并在1970年代将其用作他的主要工作室。

1980年,数百人聚集在曼哈顿的华盛顿广场公园,观看拱门在海因斯的指挥下被7000米织物包裹起来。
1980年,数百人聚集在曼哈顿的华盛顿广场公园,观看拱门在海因斯的指挥下被7000米织物包裹起来。 Sara Krulwich/The New York Times

由于谷仓的主人想卖掉那处物业,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一再要求海因斯搬走这些艺术品。

他并没有这样做,而是任灰尘、污垢和动物粪便覆盖这些包好的艺术品,让作品集留待他日——或留给另一个人。海因斯死后,他的家人带走了对他们来说最有意义的东西,留下了惠普尔发现的这些宝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