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战争后,我们需要为新世界制定新规则

换言之,奥巴马看着乌克兰,问:“这对我们有什么好处?”特朗普看着乌克兰,问:“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对于这两位总统来说,他们的首要任务都不是阻止俄罗斯再次入侵,更不是鼓励乌克兰的民主发展。

与此同时,普京看着乌克兰,并且得出结论:“这一切都对我有好处。”

俄罗斯总统入侵乌克兰可能有各种动机。但如果认为他没有受到诱惑,那就太愚蠢了——因为我们似乎对乌克兰的命运漠不关心;因为历任美国总统都愿意继续与他做交易,即使他入侵邻国、对异议人士下毒、入侵我们的网络、干预我们的选举;因为欧洲的军事实力减弱以及对俄罗斯能源日益依赖;因为一个执意要推翻美国领导的自由秩序的专制轴心正在成形。

所有这一切使普京的乌克兰策略看起来像是一个很好的赌注——只是他没有考虑到乌克兰人民的勇气、他们伟大的总统,以及他自己军队的无能。这种勇气让西方有时间重整旗鼓,帮助拯救乌克兰。这也应该是一个机会,让我们重新思考未来十年看待外交事务的方式。我们需要为新世界制定新规则。

新规则应该是什么样的?下面有几个想法:

自由世界的自由贸易。经济民族主义从来都行不通。俄罗斯经济与世界其他地区脱钩已经很痛苦了。而与中国脱钩的唯一长期希望是通过自由国家和盟国之间更深层次的经济一体化。这意味着跨太平洋伙伴关系的复兴,以及与欧盟和英国的自由贸易协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