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高法院正在失去其正当性

埃普斯说,如今的最高法院中,没有人能像安东尼·肯尼迪大法官那样,尽管他是由共和党任命的,但他是独立的,他的判例往往是不可预测的。肯尼迪于2018年退休。埃普斯说,与肯尼迪1988年加入最高法院时相比,现在“筛选要严格得多”,因此像他这样的自由思想者不可能坐上最高法院的法官席。

在共和党任命的大法官中,只有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似乎非常注重维护最高法院不涉政治的印象。在多布斯案中,他投票支持密西西比限制堕胎的法律,但表示他会采取“更慎重的做法”,而不是直接推翻罗案判决。

就在多布斯案裁决的前一天,最高法院推翻了纽约州对在家宅之外携带枪支的限制。在多布斯案中,最高法院支持各州限制公民行为的权利,而在纽约案中却恰恰相反。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教授玛雅·森说,这在堕胎权的支持者看来可能是前后不一致的,但这正是普通共和党选民所希望的。

森与亚当·博尼卡在2020年合著了《司法拉锯战——律师、政治家和意识形态激励如何塑造美国司法》(The Judicial Tug of War: How Lawyers, Politicians, and Ideological Incentives Shape the American Judiciary)一书。她说:“对许多共和党人来说,这是一个庆祝胜利的日子。”

“正当性是为失败者准备的”这句话是埃普斯在华盛顿大学的同事、最高法院正当性问题专家詹姆斯·吉布森提出的。在2015年出版的一本书中,他写道:“机构令人满意时并不需要正当性。在令人们不满时,正当性才变得至关重要。”

实际上,正当性其实并非只是为失败者准备的,而是为了最高法院本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