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约峰会将公布新“战略概念”,中国被列为“挑战”

其他北约盟国也在加强部署,德国宣布将增加500名士兵加入它在立陶宛指挥的多国战斗群,并预先分配了约3000名士兵,在有需要的时候派驻立陶宛。

这批部队将驻扎在德国,这一点遭到了波罗的海国家的批评。但德国政府和其他盟国认为,这些部队可以从德国等地的现有基地迅速抵达战场,而在其他国家建造永久性军营和学校来安置部队及其家属的成本太高。

“他们认为,在国内需要有像马其诺防线那样的大规模部队,才能防止他们在冲突初期被攻破。”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负责人、前美国驻北约大使伊沃·达尔德表示。他指的是那些波罗的海国家。“但这不是保护它们的最佳方式,因为这些国家太小,无法进行真正的、定期的训练,就像他们在波兰或德国所做的那种训练。最好让那些部队留在那里,不断地进行训练,定期进行轮换。”

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中)与拜登总统在去年的北约峰会上。在马德里,两人可能会讨论瑞典和芬兰加入北约的努力。
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中)与拜登总统在去年的北约峰会上。在马德里,两人可能会讨论瑞典和芬兰加入北约的努力。 Olivier Matthys/Agence France-Presse, via 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这个问题现在变得更加敏感,莫斯科指责立陶宛按照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措施封锁了通往其布有重兵的飞地加里宁格勒的铁路运输,并威胁要进行报复。立陶宛和欧洲官员表示,他们没有对这个位于波罗的海、夹在波兰和立陶宛之间的飞地进行封锁。但这个在白俄罗斯和加里宁格勒之间约60英里(约合96公里)、名为苏瓦尔基峡谷的狭长地带被认为是易受攻击的。

舍克说,波罗的海国家的焦虑是有道理的。“如果我是他们,我也希望有更多的北约部署,因为他们生活在危险之中,”她说。“对于较小的国家来说,靠近一个会否认乌克兰存在的俄罗斯是很可怕的。”

自战争开始以来,北约启动了其“反应部队”,现在有4万名士兵在北约的指挥下。斯托尔滕贝格周一表示,这支部队将扩大到30万人。预计这支部队将被重新命名为联合反应部队,并将包括更多驻扎在各自国家的部队,但在需要时将被预先分配到东翼。

达尔德还发现,北约成员国对俄罗斯威胁的看法存在另一个分歧。一些国家,尤其是前苏联集团的国家,认为“俄罗斯已经从根本上改变了一切,我们回到了冷战时期的联盟,我们必须守住从巴伦支海到黑海的防线,”他说,这里指的是北约从北部到南部的范围。

3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中)。北约新的使命宣言将描绘一个充满新危险的世界,包括来自中国的威胁。
3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中)。北约新的使命宣言将描绘一个充满新危险的世界,包括来自中国的威胁。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美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北约其他成员国表示,还有其他重要威胁,包括恐怖主义、气候变化和大规模移民。还有就是中国不可阻挡的崛起,作为一个技术先进的对手,它正在寻求全球影响力。

达尔德说,还有一个问题是北约的规模应该有多大——不仅是芬兰和瑞典有可能加入,而且北约在2008年承诺乌克兰和格鲁吉亚有朝一日会成为正式成员国。欧盟和北约现在都承诺乌克兰有加入的途径,但对该承诺的表述都很模糊。“我不认为北约可以像一些人希望的那样,在马德里对此避而不谈,”他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