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野泳”:在高度管控的北京寻找一片绿洲

每天从早到晚,有20多人会进出这个意想不到的世外桃源,这里是一些当地人称为“野泳”的几个地点之一。他们在这里晒日光浴、聊八卦、吃外卖——当然,还游泳。最勇敢的人一年四季都在这里,即使在北京气温骤降至冰点以下的时候,也会带着破冰的刀子前来。

大多是老年人,且大部分是男性。但由于是野外,任何人都可以加入。

本月,在北京市区,一名游泳者在进入运河前伸展身体。
本月,在北京市区,一名游泳者在进入运河前伸展身体。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没什么可以不可以,反正也没有砖头也没有台阶,你有孙悟空的本事就下去游了呗,”60多岁的退休老人张晓杰的话语中提到了中国神话中的猴王孙悟空——以及下水的危险。

在北京这座高度管制的混凝土大都市中并没有太多自然的避世之地,发生在这些地方的这种擦边球行为也不多。在没有完全禁止的情况下,有关在城市水域游泳的政策是模糊的。但是几十年来,这些游泳场所一直是城市生活的一部分,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那些长期在北京生活的人,他们不愿意离开。

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随着政府实施一个又一个社交距离控制,这里就更有避世的味道了。上个月,北京出现了新一轮感染暴发,室内游泳池被关闭数周。虽然现在已经重新开放,但许多地方仍然保持限制。

严格来说,河流也应该是禁区——因此,在新的疫情暴发期间,这里竖起了绿色围栏,即使病例减少了,它仍然留在那里。但是人们不理会它。

“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张晓杰说,一个炎热的周一下午,她志愿为八岁的孙子和他的几个朋友担任游泳教练。

六月一个工作日的下午,一群男孩在运河里游泳。
六月一个工作日的下午,一群男孩在运河里游泳。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她说,在疫情暴发前,许多北京家长都不愿让孩子在户外游泳,担心水很脏。但游泳池的关闭让他们别无选择,张晓杰说,她很高兴现在有更多的孩子可以体验她从小在首都长大的经历。

张晓杰手拿着秒表,大声发号施令——“六圈!头进水,不许作弊。”——她说了室外游泳的一堆好处:免费,不限时间,在室内游泳感觉很压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