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翻罗诉韦德案后,美国最高法院还会向右走多远

堕胎权裁决中的多数派——阿利托大法官、托马斯大法官、卡瓦诺大法官、尼尔·戈萨奇大法官和埃米·科尼·巴雷特大法官——谦虚地表示,他们不会让最高法院插手划定界限,指出哪些法规在这个有争议的问题上走得太远。在阿利托大法官看来,只要州立法机构有对程序施加限制或禁令的“合理基础”,法院就不会干预。

但是,在言辞激烈却无力的联合反对意见中,最高法院剩下的三名民主党任命的大法官——斯蒂芬·布雷耶大法官、索尼娅·索托马约尔大法官和埃琳娜·卡根大法官——表示,该裁决将迫使最高法院进一步涉足争议激烈的道德和哲学问题,并列举了十几个新问题的例子。

这些例子包括,为了女性的生命和健康,州是否以及何时必须允许例外情况;该裁决对体外受精和流产管理意味着什么;州是否可以禁止在该州以外的地点堕胎的广告或帮助女性去该州外的堕胎诊所,以及它是否可以禁止女性出州旅行或接受州外药店邮寄的堕胎药物。

“多数派并没有让法官免于面对难以处理的考验,也没有将他们从争议范围中解脱出来,”他们写道。“相反,它抛弃了一个已知的、可行的和可预测的标准,转而支持新的,而且可能要复杂得多的东西。”

周五,一名反堕胎抗议者在最高法院前。
周五,一名反堕胎抗议者在最高法院前。 Shuran Hua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这种背景下,卡瓦诺大法官的同意意见尤其重要,因为他似乎是堕胎问题的中位法官——这意味着他控制着第五票,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下,该票决定了哪一方将成为多数派。

卡瓦诺大法官宣布他认为各州不能禁止居民前往另一个州堕胎,除此之外,他还强烈建议,他认为根据宪法,堕胎禁令应该包含一项例外,在必要时挽救母亲的生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