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俄罗斯精英不愿挑战普京的统治?

相反,许多人正在选择切断与欧洲和美国的关系,避免批评克里姆林宫。这种立场与普京经常挂在嘴边的说法相符,即与俄罗斯共命运比与西方共命运好。

“国内更安全,”普京上周在圣彼得堡的一个经济会议上说,他要求俄罗斯的富人抛弃西方的度假别墅和寄宿学校。“只有当你把自己和子女的未来与祖国联系在一起时,才能获得真正的、牢固的成功,以及尊严和自尊。”

结果是,就连俄乌战争爆发前那种严格控制的俄罗斯政治,现在看来也显得更有生机。

“莫斯科回声”电台在莫斯科做直播。这个自由派电台已在今年2月被迫停播。
“莫斯科回声”电台在莫斯科做直播。这个自由派电台已在今年2月被迫停播。 Nanna Heitman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阿尔巴茨是一个自由派电台的主持人和杂志编辑,她继续在自己的公寓做YouTube节目;曾播放她的节目近20年的“莫斯科回声”电台,已在战争爆发后停播。她把普京称为战争罪犯,根据俄罗斯新的审查法律,她已经面临四项轻罪指控。

阿尔巴茨是少数几个在国内继续大声批评战争的著名自由主义者之一,她所有的朋友几乎都离开了,她说她面临着一种“可怕的”孤独感。

“这种朝气蓬勃的抵抗力量——所有本可以抵抗的人都离开了,”63岁的阿尔巴茨说。“我必须抵制——否则我就会看不起自己。但我明白,过去的生活已经结束。”

2012年,阿尔巴茨在莫斯科举行的未经批准的反普京集会上。
2012年,阿尔巴茨在莫斯科举行的未经批准的反普京集会上。 Sasha Mordovets/Getty Images
然而对其他人来说,生活还在继续。商业巨头列别杰夫拥有独立报纸《新报》的少数股份,该报的总编德米特里·穆拉托夫本周以1.035亿美元拍卖了他的2021年诺贝尔和平奖奖章,用于支持乌克兰儿童难民。

62岁的列别杰夫说,俄罗斯正在接近“伊朗和朝鲜”的模式,并且将能够维持多年;他在电话采访中预测,只要普京的健康状况允许,他就会继续掌权,并说总统生病的谣言是“无稽之谈”。他坚称,认为俄罗斯的富人可以对普京孤立的核心圈子产生任何影响“绝对是一种幻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