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他们将金正恩告上法庭?

首尔——俄亥俄州一对悲恸的夫妇、韩国一名退休幼儿园教师,以及一位62年前离开日本的女性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是少数起诉了朝鲜的人之一。

多年来,有少数个人控诉朝鲜当局实施人身虐待和绑架,这几起民事诉讼是他们默默寻求正义的努力的一部分,尽管从这个孤立的国家得到资金赔偿会非常困难。也曾有人针对伊朗、叙利亚和其他与美国为敌的政府提出类似诉讼。

曾在波斯尼亚、柬埔寨和卢旺达担任国际刑事案件检察官或顾问的法学教授格雷戈里·S·戈登说,这些家庭通常希望这些诉讼能够让他们的指控持续曝光在公众视野中,并为在国际法院提起刑事诉讼奠定基础。

在香港中文大学任教的戈登说,就个体而言,诉讼是这些家庭应对丧亲创伤的途径。“能够提出索赔使他们可以更有效、更全面地完成这个过程,”他补充说。

今年6月,崔秉熙正在位于韩国庆尚道的家。她正在就朝鲜绑架她的父亲寻求赔偿。
今年6月,崔秉熙正在位于韩国庆尚道的家。她正在就朝鲜绑架她的父亲寻求赔偿。 Chang W. Lee/The New York Times

尽管这类诉讼罕见,巨额赔付的机会也非常渺茫,但美国法院最近还是将没收的朝鲜资产转换为一些赔偿金判给了原告。这让美国和东亚的一些家庭有理由保持谨慎乐观。

今年夏天晚些时候,退休教师崔秉熙(音)将在韩国出席新的法庭听证会。“我会继续努力,直到我们讨回公道,”73岁的崔女士说,在她还是个婴儿时,父亲就被绑架至朝鲜。“既然政府不会帮助我们,那我就要自己行动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