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动车电池供应链亮起强迫劳动红灯

《新疆日报》2017年的一篇文章援引一名33岁村民的话说,他最初“不愿意出门打工”,对自己的务农收入“还是比较满意的”,但在党员多次到他家“做思想工作”后,他被说服到新疆有色集团工作。在2018年对于田县的一次视察中,公司董事长张国华告诉官员,要做好劳动力转移集团公司就业人员家属的“思想工作”,以确保劳动力留得下。

中国的有关部门表示,所有就业都是自愿的,转移就业通过为农村家庭提供稳定的工资、技能和汉语培训,帮助他们摆脱贫困。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本月在北京对记者说:“中国新疆从来没有强迫任何人转移就业。”
由于记者和研究公司访问新疆的机会受限,很难确定某个具体工人所面临的胁迫程度。英国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研究人权与当代奴隶制的教授劳拉·墨菲表示,抵制此类计划被视为极端主义活动的标志,并有被送往拘禁营的风险。

“维吾尔人不能对此说不,”她说。“他们受到骚扰,或者用政府的话来说,他们被教育,直到他们被强迫去工作。”

上个月,BBC公布了一批存储于新疆警方服务器上的文件,其中描述了对试图逃离拘禁营的人进行击毙的政策,以及对在不同设施之间转移的“学员”强制戴上眼罩和镣铐的政策。
媒体报道学术研究,中国其他的金属和矿业公司似乎也参与了规模较小的劳动力转移,包括曾在全球范围内收购钴和锂资产的紫金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以及生产锂电池正极用铝的新疆特变电工集团有限公司。据研究公司地平线咨询公司称,此前因侵犯人权而受到美国制裁其他实体也涉及石墨的供应链,石墨是一种仅在中国精炼的关键电池材料。
和田的一个教化中心。2017年,地方政府宣布,计划将10万人从南疆的喀什和和田转移到新的工作岗位。
和田的一个教化中心。2017年,地方政府宣布,计划将10万人从南疆的喀什和和田转移到新的工作岗位。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这些劳工生产的原材料融入复杂而隐秘的供应链中,往往在多家公司经手后变成汽车零部件、电子产品和其他商品。虽然这使它们难以追查,但记录显示,新疆有色已经建立了多个通往美国的潜在渠道。该公司还有很多材料可能会在中国工厂转化为其他产品,然后再运往国外。

例如,新疆有色集团目前是力文特公司在中国业务的供应商,后者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的化工巨头,使用锂生产一种用于制造汽车内饰和轮胎、医院设备、药品、农用化学品和电子产品的化学品。

力文特的发言人表示,该公司禁止其供应商使用强迫劳动,其尽职调查并未发现任何危险信号。力文特没有回答有关新疆材料制成的产品是否出口到美国的问题。

理论上,新的美国法律应该禁止所有使用与新疆有关的原材料制成的商品,除非能证明它们不存在奴役或强迫劳动行为。但美国政府是否愿意或能够拒绝如此多的外国商品,还有待观察。

“中国对如此多的供应链至关重要,”供应链研究公司Altana AI的首席执行官埃文·史密斯说。“使用强迫劳动制造的商品正在进入全球经济非常广泛的领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