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裔美国人为何成为种族主义暴力的攻击对象

他们的叙事是这样的,我们习惯的生活方式遭到破坏,死亡人数不断增加,这都要归咎于中国,而不应该归咎于特朗普政府拙劣不力的公共卫生应对措施,这些措施的目标是迅速恢复正常运转。通过谴责中国并发动孤立主义贸易战,特朗普为他的其他经济议程——放松管制和大规模企业减税——提供了掩护。

拜登总统敦促从过去政府的失败政策中撤退,虽然他的劝告没有那么夸张,但仍然引发了人们对中国的担忧
在2022年的国情咨文演讲中,拜登承诺“改变美国,让我们走上一条赢得在21世纪与世界其他地区——尤其是中国——进行经济竞争的道路”,仿佛中国对摧毁工人阶级的命运尤其负有责任。他呼吁国会通过《两党创新法案》,法案中包括补贴国内半导体生产。
“怪不得中共真的在游说——通过付钱给游说者的方式——反对这项法案的通过,”拜登上个月说,他似乎在暗示,导致去工业化的过错方是共产主义,而不是新自由主义。
在一定程度上,我们将反亚裔暴力本质上视为种族问题,所以我们倾向于寻找反种族主义的解决方案,例如新的仇恨犯罪立法,但这可能无法充分解释暴力背后的经济不平等。2021年,拜登签署了《新冠仇恨犯罪法》,使上报仇恨犯罪变得更加容易,并加快了审查过程。然而,根据纽约亚裔美国人律师协会今年发布的一份纪念陈果仁的报告,纽约市同年报告的233起反亚裔袭击事件中,只有7起承认犯下仇恨犯罪。

1982年,陈果仁不仅仅是日本汽车工人和高管的代罪羔羊。那些曾经稳固地处于中产阶级的人迅速跌落,陈果仁也成了他们生活一落千丈的代罪羔羊。今天,亚裔美国人不仅是习近平或搞两面派的中国CEO的代罪羔羊。在市场驱动和竞争激烈的社会中,我们还为一种正在消退的幸福感背锅。只要关于中国的种族主义“黄祸”信息继续存在,并被允许用来掩盖在美国造成代际分裂和疏远的深层结构性力量,反亚裔暴力将继续存在。我希望陈果仁成为逾期正义的更强有力的象征——不仅对亚裔美国人,而且是对所有知道自身价值超越了种族主义和资本主义索求的美国人来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