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形势更糟”:陈果仁案40年后,亚裔仍未摆脱恐惧

这起谋杀以及随后的法律程序给密歇根州的一代亚裔美国人造成了心理创伤。在底特律郊区麦迪逊高地的美华协会社区中心,关于陈果仁一案的新闻剪报和抗议活动的照片仍然挂在墙上。

“发生这样糟糕的事情,人们会害怕,”大约50年前从中国移民到底特律地区的张光德(音)说。不久前的一个下午,他在社区中心弹奏传统的粤曲。

张光德说,他是在另一个郊区的一家中餐馆认识陈果仁的,他们都在那里工作了几年。张光德说,陈果仁在顾客和同事中很受欢迎,因为他总在微笑。他说,陈果仁的死表明,“在一些美国人的内心深处存在着歧视”。

陈果仁遭殴打致死的麦当劳旧址。
陈果仁遭殴打致死的麦当劳旧址。 Sarah Ric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与其他一些城市不同,在大底特律地区没有一个亚裔人口中心。这座城市的华埠在几十年前被迫搬迁,取而代之的那个华埠几乎已经消失。如今,除了一个欢迎标志、一家餐厅和一栋写着中文的木板建筑外,已经所剩无几。
民主党人张理在密歇根州参议院发起了一项法案,要求学生学习亚裔美国人的历史,但该法案尚未在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举行委员会听证会。
过去的几十年里,大多数东亚裔的底特律人都搬到了郊区,而最近从孟加拉国、巴基斯坦和印度来的移民则搬进了底特律和几乎完全被底特律环绕的哈姆特拉克聚居地。在最近的人口普查中,约有1万底特律居民称自己是亚裔,不到该市人口的2%。郊区的这一数字更高,包括奥克兰县,那里有超过10万亚裔居民,约占所有居民的8%。
在底特律郊区麦迪逊高地的美华协会社区中心,正在聊天的亚裔。过去的几十年里,大多数东亚裔的底特律人都搬到了郊区。
在底特律郊区麦迪逊高地的美华协会社区中心,正在聊天的亚裔。过去的几十年里,大多数东亚裔的底特律人都搬到了郊区。 Sarah Ric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密歇根州的亚裔美国人与沿海地区的亚裔美国人有着非常不同的经历,”居住在底特律郊区的韩裔美国人安正秀(音)说。他领导着一个致力于动员该州亚裔选民的左倾组织“发声”。“在其他州,你可以创造一种泛亚裔身份认同,在这里,由于无序扩张和地理环境,以及各种移民浪潮,要形成这种身份认同就比较困难了。”

在疫情期间,底特律地区没有发生引人注目的反亚裔暴力事件。但华裔美国人社区中心的负责人表示,他们在疫情之前服务过的许多人都不愿意回来参加面对面的活动,因为他们对病毒和在美国其他地区看到的种族主义袭击感到焦虑。

数据支持了这些担忧。仇恨和极端主义研究中心的一项研究发现,在美国大城市的一个抽样调查中,2021年,反亚裔仇恨犯罪增加了224%。去年,亚特兰大地区的水疗中心工作人员遭到袭击,其中许多人是亚裔,这震惊了全国。在纽约市,警方在2021年逮捕了58人,记录了131起针对亚裔的偏见事件;备受瞩目的袭击事件今年仍在继续
为了纪念陈果仁遇难40周年,画家安东尼·李正在为他创作一幅画像。
为了纪念陈果仁遇难40周年,画家安东尼·李正在为他创作一幅画像。 Sarah Ric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安东尼·李在家中的车库里创作陈果仁画像。
安东尼·李在家中的车库里创作陈果仁画像。 Sarah Ric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随着这些犯罪活动的展开,以及陈果仁遇害纪念日的临近,该地区的亚裔美国人表示,他们认为有必要提醒底特律的年轻人注意这个案件,并讨论它与当下的关联。为期四天的一系列活动包括音乐表演和一个跨宗教仪式,周四的活动将以一个电影人研讨会开始,随后放映一部关于密歇根州农村一个亚裔美国家庭的纪录片。
这与过去的陈果仁遇害纪念日有很大不同。底特律美华协会前领导人陈深林(音)说,总会有一群核心人士纪念他的去世,但这些活动有时吸引的关注很有限,即便是在其他亚裔美国人当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