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码成维稳工具?郑州储户红码事件引发公愤

算上张先生在内,几家村镇银行的数百名储户几个月以来都无法正常取款,他们计划于周一向河南省的银行监管机构提出投诉。(汤姆·张说他的账户里大约有300万元存款。)另外一些储户也告诉《纽约时报》,他们的健康码在前往郑州的途中变色。

许多上访者都将自己的红码发到了中国的社交媒体上,表明这种莫名其妙的变色并非巧合。他们的控诉很快激起了公愤,并引发了许多质疑,甚至还招致了体制内评论员不同寻常的批评,质疑地方当局是否在滥用权力。

中共《环球时报》的前主编胡锡进警告,将健康码用于防疫以外的目的会“损害”这一监测体系的“威信”,损害公众对它的支持。他在周一发的微博成了本周早些时候被搜索最多的话题之一,吸引了2.8亿的浏览量。
“健康码不能被滥用,”由官媒新华社运营的月刊《半月谈》在一篇社评中写道。该杂志表示,河南当局必须解释健康码为何变色,是谁来决策使用的,这种做法又经过了怎样的流程。文章还指出,必须加强健康码的规范使用,避免“权力任性”的滥用。

郑州市政府居民投诉热线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时报,该热线已经收到许多关于红码异常的投诉,当局正在进行调查。河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向中国媒体表示,正在调查储户对红码的投诉。

汤姆·张说,在被警方拘留期间,银行监管机构的员工告诉他,调查银行可能需要两年之久。汤姆·张说,当家乡的警察赶到,并提出要送他离开河南时,他无奈之下只得服从。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