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想不到的乌克兰局势转折随时可能到来

“美国历史上的每一场战争都引发了异议,包括独立战争,当时被反对的人移居到加拿大,”曼德尔鲍姆解释说。“我们三位最伟大的总司令——华盛顿、林肯和罗斯福——所有作为战时总统的共同点是他们有能力让国家致力于赢得战争,即使存在异议。”

这也将是拜登总统面临的挑战,尤其是与盟国或与乌克兰就怎样算是“胜利”没有达成共识时:胜利是否是实现基辅目前宣布的目标,即收复俄罗斯占领的每一寸领土?还是让乌克兰能够在北约的帮助下对俄罗斯军队造成沉重打击,以至于普京被迫达成妥协协议,让他仍然拥有一些领土?如果普京决定他根本不想要任何妥协——而是希望乌克兰忍受缓慢而痛苦的死亡呢?

在我们历史上最重要的两场战争——内战和二战中,曼德尔鲍姆说,“我们的目标是彻底战胜敌人。拜登和我们的盟友面临的问题是,我们不能以彻底战胜普京的俄罗斯为目标,因为这可能引发一场核战争——但彻底战胜普京可能是阻止他让乌克兰一直流血的唯一方法。”

这就要说到那些不可预知的部分:经过100多天的战斗,没有人能告诉你这场战争会如何结束。它始于普京的头脑中,很可能只有当普京说他希望结束时才会结束。普京可能觉得他掌握所有的主动权,时间对他有利,因为他比西方民主国家更能承受痛苦。但大型战争是个奇怪的东西。无论它们如何开始,都可能以完全出乎意料的方式结束。

让我通过曼德尔鲍姆最喜欢的一句话来举一个例子。它来自1930年代温斯顿·丘吉尔给他的伟大祖先马尔伯勒公爵写的传记:“伟大的战斗,无论输赢,改变了整个事件的进程,在军队和在国家中创造了新的价值标准,新的氛围,新的环境,所有人只能服从。”

 曼德尔鲍姆认为,丘吉尔的观点是:“战争可以改变历史的进程,而伟大的战斗往往决定战争的结局。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争夺被称为顿巴斯的乌克兰东部地区控制权的战斗,有可能就是一场这样的战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