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越号”事故八年后,遇难者家属仍深陷悲痛

韩国安山——他的卧室仍是2014年那天他出门参加学校旅行时的样子。枕头和被子整齐地放在床上,他在钢琴比赛中赢得的奖杯摆在书架上,是一种骄傲的展示。书桌上是他的电脑和手机,一直没人动过,旁边放着一些他最喜欢吃的零食。

李皓真(音)已在八年前去世,他当时只有16岁,是2014年4月16日“世越号”在韩国西南沿海沉没时罹难的250名高中生之一。那天的沉船事故导致300多人死亡,其中所有的学生都来自首尔以南城市安山的檀园高中。

事故刚发生后,韩国人迅速团结在罹难者家属周围,共同表达他们的愤怒。但不久后,韩国这场和平时期最痛苦的灾难在国内引发了分裂,批评人士将罹难者家属对问责和适当赔偿的要求污蔑为反政府运动。八年后,在时间和日常生活的压力下,大多数韩国人已不再关心这件事,安山却似乎仍凝固在悲伤之中。

在外人眼里,这座城市也许与韩国其他城市没什么不同,安静的社区里有高高的公寓楼。咖啡馆里,年轻夫妇在谈论房价和养孩子的费用。但仔细观察一下就不难发现,安山成为了那些罹难者的纪念之地,而当地人仍然在努力接受那场举国之灾的教训。

安山檀园高中的操场上有一个黄色鲸鱼形状的纪念碑。该校的250名学生和11名教师在“世越号”沉没事件中死亡。
安山檀园高中的操场上有一个黄色鲸鱼形状的纪念碑。该校的250名学生和11名教师在“世越号”沉没事件中死亡。 Woohae Ch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遇难者的家属说,至少三名失去了孩子的家长在沉船事件后自杀。有些家庭因离婚而破裂。还有些家庭已经离开这里去独自悲伤。但也有些家庭联合起来相互安慰,把他们关于孩子的记忆永久保存下去,帮助国人理解他们的损失之深。

一个黄色鲸鱼形状的纪念建筑俯瞰着檀园高中的操场。用课桌、黑板和学校的其他家具重建的4.16纪念教室是专为罹难学生设置的纪念馆。参观者在一段视频介绍的结尾处,听到250名学生和11名教师的名字被逐一读出时,能意识到损失的巨大。
用课桌、黑板和学校的其他家具重建的4.16纪念教室是专为罹难学生设置的纪念馆。
用课桌、黑板和学校的其他家具重建的4.16纪念教室是专为罹难学生设置的纪念馆。 Woohae Ch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现年51岁的全仁淑(音)在那场灾难中失去了独子任景彬(音),她从去年开始在纪念馆担任义务解说员。“我到儿子在这里的教室,看着他的名字、照片和书桌,重新获得力量,”她说。这之前,她在寒冬中搭着帐篷,在首尔的总统府前度过了三个月,她那样做是想迫使政府回答一个问题:她儿子的死亡是不是救援行动中的官员失职所致。

罹难者的家人经常提起内心深处始终挥之不去的痛苦,以及经历了不幸的城市(比如得克萨斯州的尤瓦尔德)如何承受那种只有罹难者和亲属才能真正理解的损失。但安山的父母们也说,他们从中学到的是,除了熬过悲痛,不可能有其他应对不幸的办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