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尼·德普诽谤案与女性所承受的恶意

我们见过他的顽皮和善变,但从没见过他真正的恶意。从《龙虎少年队》(21 Jump Street)里的少年男神,到《加勒比海盗》(Pirates of the Caribbean)系列的执拗老水手,我们是看着他成长起来的。他在银幕之外的种种小过失(酗酒、嗑药、“永远的薇诺娜”文身)可以说是当时流行文化背景音的一部分,自默片时代以来,这类丑闻与闹剧一直都属于好莱坞的边角戏。

在他的证词中,德普承认了一些糟糕的事,但这也是为了博同情,是一场他煞费苦心想要展示魅力和谦恭的戏码。在许多敢于表态的社交媒体用户看来,他装出无法控制脾气或欲望的样子提高了他的可信度,而赫德的每一滴眼泪或每一个动作都削弱了她的可信度。观众早就接纳了他的缺陷、脆弱和人性,却将她视为洪水猛兽。

因为他是男人。名声总与阳刚之气相辅相成。知名男性——运动员、演员、音乐家、政客——之所以知名,部分原因就是他们代表了其他男性渴望成为的样子。捍卫他们的特权,就是保护和维持我们自身特权的一种方式。我们想让他们成为坏男孩,打破规则并逃脱惩罚。我们其他人可能会怨恨他们享有封建贵族式的性满足,但我们很少挑战这种特权。这些家伙太酷了。他们为所欲为,包括对女性。任何反对的人都“觉醒”了,或是犯下了背叛性别罪,又或是真正的恶行。

当然也存在例外。在“#我也是”时代,有些男性已经因其对待女性的方式而入狱、失业或声名扫地。某些显要男性——哈维·韦恩斯坦、莱斯利·穆恩维斯、马特·劳尔——的倒下往往引来叫好,标志着掠夺者、强奸犯和骚扰者总被庇护、纵容和颂扬的现状终于得到了改变。

几年后的情况,看起来更像是他们被牺牲不是为了终结这种权力体系,而是为了维护它。几乎就在所谓的清算开始的时候,就有人抱怨说这场运动太过头,一些并非黑白分明的东西被忽视,给予的惩罚也太过严厉。

这种反弹已经融入了一种更大的关于“取消文化”的讨论,这种文化往往更注重言辞而非行动。现在,“取消”等同于任何对引发种族不敏感、不当性行为或争议性观点的批评。小人被视为殉道者,所有大声喧哗的人都是言论自由战士。在有线新闻、流媒体平台和传统印刷出版机构拥有高薪闲职的名人可以宣称他们自己是受害者。

这正是德普所做的。虽然他指责赫德在他们恋爱和分手的过程中对他做了可怕的事情,但这场诉讼并不是关于这些事情,是关于以她的名字发表的文字,其中没有一句话里写了“约翰尼·德普”。在被陪审团认为是虚假和恶意的一句话中,赫德称自己是“遭受家庭暴力的代表”,并且“感受到了我们的文化对女性发声的全部愤怒”。这一次她肯定感受到了。

在审判中,观众早已接纳了德普的缺陷、脆弱和人性,却将赫德视为洪水猛兽。
在审判中,观众早已接纳了德普的缺陷、脆弱和人性,却将赫德视为洪水猛兽。 Pool photo by Steve Helber

厌女并不是美国政治愤怒和社会功能失调的潜台词;它根本就是内容本身。家庭暴力和大规模枪击事件之间的联系令人不寒而栗,而且证据很充分,但在关于政策和预防的讨论中,这样的联系很少被引用。社交媒体暴民以特别频繁和凶猛的方式发动针对女性的行动,经常使用正义的语言来表达不满。“玩家门”(Gamergate)是一场针对女性视频游戏文化撰稿人的骚扰运动,自诩在讨论“新闻伦理”。2016年大选前几个月的另类右翼,以及他们在后特朗普时代的继承组织专门从事有针对性的厌女行为。过去几个月里对安珀·赫德下手的TikTok用户也借鉴了他们的做法。

德普的胜利也是他们的胜利。男人们的怒火在一个58岁的电影明星对他36岁的前妻的羞辱中得到了表达,这些男人们混乱的怨气仿佛绵绵不绝。我不得不怀疑:男人们还好吗?这是一个真心的疑问。德普在证人席上表现出的自怜、虚荣、任性和夸夸其词,难道代表了我们希望在自己或我们的儿子身上看到的东西?这是一个反问。答案是肯定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