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哪里,香港就在哪里”:赴英港人开启新生活

到目前为止,新来者说他们感觉受到了欢迎。

曾是设计师的加戈·吴去年与丈夫和四岁的儿子卡斯帕一起来到了伦敦。她说,来英国前,她每天晚上都哭,因为担心他们找不到工作或者不喜欢新城市。“人们说,我们在英国将是二等公民,但我们在香港并不觉得自己是一等公民,”她说,指的是他们在网上和新闻中看到的说法。

“如果大家不互相联系、互相帮助、为彼此做点事情,还能做什么呢?”曾为香港抗议者表演的大提琴手戴维·黄说,他喜欢萨顿的社区感。
“如果大家不互相联系、互相帮助、为彼此做点事情,还能做什么呢?”曾为香港抗议者表演的大提琴手戴维·黄说,他喜欢萨顿的社区感。 Mary Turn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吴女士说,伦敦比她想象的好得多。她从事自由职业,同时在家照顾卡斯帕,她丈夫已找到了一份为劳力士修表的工作。

但和许多人一样,吴女士担心他们的到来会引发当地人的不满。她说,与英国其他很多地方一样,她所在地区的房价在疫情期间有所上涨,帮孩子在社区附近的学校里获得许多家庭梦寐以求的入学机会也很难。

“也许当地人会认为我们占用了资源,”吴女士说。她陪着卡斯帕在公寓里玩耍,随后吃起香港人喜欢的火锅。她因为忧虑而眉头紧锁。“也许他们会讨厌我们。”

他们在英国开始新生活并非没有挑战。

为生活在萨顿日益增长的香港人群体做礼拜。
为生活在萨顿日益增长的香港人群体做礼拜。 Mary Turn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这些新到的香港人是为了逃避中国镇压而来的,他们的到来让他们与一些支持中国政府的在英华人发生了分歧。

来自香港的民主团体已在英国的城市组织抗议活动,但他们说在网上经常受到支持中国政府的人的骚扰。一些香港人害怕公开谈论他们的政治观点,还说他们会避免去那些在菜单上使用简体汉字的餐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