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支、暴力和死亡,穿透美国内心的毒箭

“教义是,每个人都如此珍贵,以至于整个世界都包含在那个人身上,我们必须完全、全面地尊重那个人,”她说。“一个人死了,整个世界都死了,而一个人得救了,整个世界都得救了。”

她说,只有当我们愿意真正悲伤,真正面对苦难的现实时,我们才能珍惜生命。她引用了一段悲叹的经文,诗篇13的开场白:“耶和华啊,要到几时?”

“并不是我们不在乎。我们已经达到了哭泣和伤害的极限,”她说。“但我们必须这样做。我们必须把每一个生命当作一个世界来珍视,并愿意为失去整个世界意味着什么而哭泣。”

尤瓦尔迪的罗伯小学发生了今年最致命的大规模枪击事件。
尤瓦尔迪的罗伯小学发生了今年最致命的大规模枪击事件。 Kaylee Greenle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然而,现在每场危机似乎都没有让国家集体悲痛并采取集体行动,而是让这个国家更深地陷入分裂,并为如何应对而争吵。

亚利桑那州大学临床心理学和精神病学副教授玛丽-弗朗西斯·奥康纳研究大脑和悲伤之间的关系,她表示,人类大脑在亲人死亡时的哀悼不同于在我们不认识的人死亡时的哀悼,并且,在危机中,哀悼不是我们唯一的感觉。

她说:“你不能低估对归属感的需要。”她说,当可怕的事情发生时,人们想与他们的“内群体”(in-group)联结,即他们觉得自己所属的群体,这可能会将人们推入派别阵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