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裔与黑人比我们意识到的更需要彼此

今天美国的黑人和亚裔社区经常被描述为相互冲突。但我们也有相互合作的悠久历史。在19世纪和20世纪初,在美国做移民劳工的亚裔美国人经常遭受种族暴力。这种歧视经历使他们与黑人社区团结起来。

1869年,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公开反对限制中国移民。1965年马尔科姆·X被暗杀时,他的朋友和盟友河内山百合搂着他流血的头。杰西·杰克逊从总统竞选中抽出时间来抗议1982年陈果仁被杀。这些关于丧失、挣扎、改变和希望的故事是我们相互理解与弥合分歧的最有力工具。
贝蒂·余(音),艺术家、活动人士。“我们的社区正在为走向愈合、恢复和团结自我铺路。我们明白,作为普通亚裔,我们与黑人群体的共同点多于差异。”
贝蒂·余(音),艺术家、活动人士。“我们的社区正在为走向愈合、恢复和团结自我铺路。我们明白,作为普通亚裔,我们与黑人群体的共同点多于差异。”
亚裔民权运动部分受到1960年代黑人民权运动的启发。艺术家和活动家贝蒂·余(音)解释说,大约在这个时候,模范少数族裔的说法出现了,将亚裔和太平洋岛民描绘成多为勤奋、受过良好教育和健康的人。她说:“模范少数族裔的刻板印象错误地将亚裔描绘成受过常春藤盟校教育的富人群体,完全忽视了至今存在的经济不平等。”
萨米·金,艺术家、社会倡导人士。“我们需要专注于结束奴隶制和歧视性移民政策造成的恶性循环。”
萨米·金,艺术家、社会倡导人士。“我们需要专注于结束奴隶制和歧视性移民政策造成的恶性循环。”
尼雅·怀特,活动人士。“对于他人的问题,如果你只是聆听,而不去付诸行动,是不够的。支持者的关系在社交媒体上看起来不错,但你还需要成为一名共谋者,而不是旁观者。”
尼雅·怀特,活动人士。“对于他人的问题,如果你只是聆听,而不去付诸行动,是不够的。支持者的关系在社交媒体上看起来不错,但你还需要成为一名共谋者,而不是旁观者。”

随着美国人开始反思种族不公、警察暴行和反亚裔袭击事件的激增,我们有机会重新了解我们共同的历史,并在这种团结的基础上再接再厉。

乔治·弗洛伊德被戴上手铐并被警察用膝盖压在地上后身亡,这一事件发生时我住在台湾。我的应对方式是帮助协调台北的“黑人的命也是命”游行。为我自己和我的社区站出来、拉近我和我的家乡之间象征性的距离,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在纽约市,珍妮·杰伊·朴是“花园勇士”的主要组织者,这是一个聚集了非暴力活动人士的组织;她也是非营利性青年团结组织“卫生国度”的创始人。那年夏天,她和数以千计的人一起在布鲁克林大桥上游行时,一群小男孩走近她,大喊:“你的人杀了我的人。”他们说的是在弗洛伊德被谋杀时站在一旁的苗裔美国警官。

珍妮·杰伊·朴,活动人士。“我工作的中心是承认自己正在进入一个由几代勇敢的领导者和活动人士打造的领域,其中许多自由之声的代言者都是黑人。”
珍妮·杰伊·朴,活动人士。“我工作的中心是承认自己正在进入一个由几代勇敢的领导者和活动人士打造的领域,其中许多自由之声的代言者都是黑人。”
努波尔·基亚佐卢,活动人士。“我们有机会携手创造变革。我由衷相信,如果我们一起努力,弗雷德·汉普顿所说的彩虹联盟是可能的。”
努波尔·基亚佐卢,活动人士。“我们有机会携手创造变革。我由衷相信,如果我们一起努力,弗雷德·汉普顿所说的彩虹联盟是可能的。”

“我理解他们的反应,”她说。此后,她一直致力于在黑人和亚裔社区之间建立交汇的团结。朴女士说,建立联盟不光需要与我们自己进行艰难的对话,还要与我们的家人进行这样的对话,这样才能消除许多亚裔文化中存在的代际肤色歧视和反黑人情绪。

“我们保护我们”的创始人努波尔·基亚佐卢认为,促进黑人和亚裔社区之间团结的关键在于实践爱、教育和耐心。“我们必须愿意以开放的思想、耳朵和心灵,去倾听彼此,”她说。

克里斯·邹(音)和母亲温迪·王(音)。克里斯·邹在成长过程中,一直在父母位于纽约城的餐馆打工。温迪·王说,“重要的是要理解和尊重对方,以同理心和人类的眼光看待对方。”
克里斯·邹(音)和母亲温迪·王(音)。克里斯·邹在成长过程中,一直在父母位于纽约城的餐馆打工。温迪·王说,“重要的是要理解和尊重对方,以同理心和人类的眼光看待对方。”

温迪·王(音)于1990年代移居美国。她在城市周围的餐馆工作,后来终于开了一家自己的餐馆。她在社区中遇到过困难——有人曾经用BB枪朝她丈夫的脸开枪——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与她所服务的忠实客户建立了紧密的关系。

弗朗西斯科·王(音),企业主。当年他从莫桑比克来到纽约上大学时,曼哈顿的哈莱姆区让他想起自己的老家。他在东哈莱姆开了一家药店,已经经营了35年。
弗朗西斯科·王(音),企业主。当年他从莫桑比克来到纽约上大学时,曼哈顿的哈莱姆区让他想起自己的老家。他在东哈莱姆开了一家药店,已经经营了35年。
莱斯利·阮—奥库,本文作者。她是尼日利亚和越南移民的孩子。
莱斯利·阮—奥库,本文作者。她是尼日利亚和越南移民的孩子。

我也来自一个移民家庭。我的母亲来自越南,父亲来自尼日利亚。他们在得克萨斯州相遇相爱,但他们的家人不赞成他们的结合。结果,我和我的兄弟姐妹没有与我们的大家族或我们的文化形成关系。

埃德·贝和贾里德·布莱克,生意伙伴。两人在布鲁克林创办了一个设计孵化器Lichen。布莱克说,“当黑人文化和亚裔文化走到一起时,总能产生强大的文化影响力。”
埃德·贝和贾里德·布莱克,生意伙伴。两人在布鲁克林创办了一个设计孵化器Lichen。布莱克说,“当黑人文化和亚裔文化走到一起时,总能产生强大的文化影响力。”
霍莉·袁(音)和阿什利·施洛斯从小就是好友。她们在布鲁克林的卡纳西长大。“种族主义源于思想的保守,不愿看到自己同类以外的东西,这可能让人看不到团结的可能性,”霍莉·袁说。
霍莉·袁(音)和阿什利·施洛斯从小就是好友。她们在布鲁克林的卡纳西长大。“种族主义源于思想的保守,不愿看到自己同类以外的东西,这可能让人看不到团结的可能性,”霍莉·袁说。

在多个身份之间游走,这感觉有时很复杂。当我看到父亲与执法部门的互动时,我猜测我身份的一部分可能比另一部分更安全。但反亚裔暴力的兴起打破了这种幻想,并提醒我,我们举在身前的盾牌可能不堪一击。

蔡伟(音)和迈克尔·斯塔尔沃斯,前者是企业家,后者是企业战略师。蔡伟在北卡罗来纳州长大,被一个白人家庭收养。迈克尔·斯塔尔沃斯是混血儿。两人在一起已经九年了。他们学会了如何沟通,如何参与到各自的群体中,以便彼此了解情况。
蔡伟(音)和迈克尔·斯塔尔沃斯,前者是企业家,后者是企业战略师。蔡伟在北卡罗来纳州长大,被一个白人家庭收养。迈克尔·斯塔尔沃斯是混血儿。两人在一起已经九年了。他们学会了如何沟通,如何参与到各自的群体中,以便彼此了解情况。
尼亚拉·埃达里,活动人士和组织者。“我们组织起来,一起工作,相互支持。因此,去年亚特兰大发生水疗馆杀人事件后,我们很自然地走到一起,呼吁反对针对亚裔的暴力活动。"
尼亚拉·埃达里,活动人士和组织者。“我们组织起来,一起工作,相互支持。因此,去年亚特兰大发生水疗馆杀人事件后,我们很自然地走到一起,呼吁反对针对亚裔的暴力活动。”
切尔西·米勒,组织者兼策略师。“重要的是记住,我们来到这里不仅仅是为了根除一个从根本上让我们失望的体系。我们来这里是为了创造、定义和重新想象。”
切尔西·米勒,组织者兼策略师。“重要的是记住,我们来到这里不仅仅是为了根除一个从根本上让我们失望的体系。我们来这里是为了创造、定义和重新想象。”

社交媒体一直是一种强大的组织工具,但它也可以将我们推入回声室。切尔西·米勒是“自由进军纽约”的联合创始人和社会影响策略师,她认为,向分裂我们社区的言论发起挑战是向前迈出的关键一步。“现实是,我们都是相互关联的,”她说。

从上到下顺时针方向:藤原筱生—卡尔(音);她的丈夫赛博·特里·卡尔;以及四个女儿当中的两个——可可罗和米卡。卡尔夫妇于90年代在纽约的一次舞蹈比赛中相遇多年来,他们了解彼此的文化特质。“需要强调黑人和亚裔社群之间的团结历史,让人们去了解,从而真正带来对彼此的了解,"卡尔先生说。
从上到下顺时针方向:藤原筱生—卡尔(音);她的丈夫赛博·特里·卡尔;以及四个女儿当中的两个——可可罗和米卡。卡尔夫妇于90年代在纽约的一次舞蹈比赛中相遇多年来,他们了解彼此的文化特质。“需要强调黑人和亚裔社群之间的团结历史,让人们去了解,从而真正带来对彼此的了解,”卡尔先生说。

在这个不确定的时刻,我仍在努力并且挣扎,去承担既是黑人又是亚裔的重担。我感觉到双种身份的拉扯,但我正在学习向我的交叉身份所在的边缘空间靠拢。我看到,在那个凌乱的中间地带中,可以找到细微的差别、美丽和复杂性。归属感可能发生在连结和矛盾中,也可能发生在弥合和断裂中。游走于两者之间可能很痛苦,但也很有力量。

基亚拉·威廉姆斯,创作者和活动人士。“分而治之是这个体系的基础,但我相信团结一致才能帮助我们改变世界。没有人能独自完成这项工作。”
基亚拉·威廉姆斯,创作者和活动人士。“分而治之是这个体系的基础,但我相信团结一致才能帮助我们改变世界。没有人能独自完成这项工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