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地如何沦为法国和美国的“金矿”和“提款机”

此言出自海地历史学家乔治·米歇尔。与许多海地专家一样,米歇尔认为,如果不承认腐败文化的根深蒂固,就无从解释海地所处的困境。

那位在19世纪与法国一家银行达成私下协议,然后在法国退休的海地官员?

“他可不是头一个为了个人利益出卖国家的海地官员,”米歇尔说。“在我看来,这几乎是常态了。”

从古至今,海地的领导人都在为个人利益大肆搜刮。当选议员在广播上公开谈论收受贿赂,寡头们坐拥利润丰厚的垄断集团,却缴纳很少的税。透明国际组织将海地列为世界上最腐败的国家之一。

这已是沉疴宿疾。

在1875年的一笔贷款中,法国银行家们抽走了40%的大头。剩下的大部分都用于偿还其他债务,而余下款项就进了腐败海地官员的口袋,历史学家都说,这些人贪图荣华富贵,牺牲了国家的未来。

近一个世纪后,书生气十足的医生弗朗索瓦·杜瓦利埃当选总统,国家前景一片光明。130多年来,海地第一次得以摆脱沉重的国际债务负担。

那是在1957年。

那之后的28年间,杜瓦利埃与其子联手进行了因腐败和残暴而臭名昭著的独裁统治。专业人士纷纷逃离海地。这个绝望的国家变得更加绝望,杜瓦利埃家族掠夺了数亿美元资产。

海地可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贫困。

去年,前总统让-贝特朗·阿里斯蒂德在位于太子港的家中。
去年,前总统让-贝特朗·阿里斯蒂德在位于太子港的家中。 Federico Rio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法国教科书上没有的历史

双重债务基本已成为历史。一代代法国人从他们祖先的经济剥削中大发其财,但课堂上很少教授这些事。时报采访了30多位靠海地的双重债务而接受了赔款的家族后裔。大多数人都说,他们从未听说过此事。“我从来都不知道这段家族历史,”拿破仑首任妻子的第六代后裔说。

这绝非偶然。法国一直在努力埋葬——或至少在淡化——这段历史。

即便是在海地,历史的全貌也长期不为人知。到了2003年,让-贝特朗·阿里斯蒂德总统对法国强加的债务进行谴责并要求赔偿,令不少海地人大吃一惊。

法国迅速采取行动,试图抹黑他的声誉。对于这个还有其他前殖民地仍深受其殖民遗产剥削的国家而言,谈论赔偿是值得警惕的。当年的法国驻海地大使回忆称,海地的赔偿要求是“爆炸性的”。

“我们必须设法化解,”他说。

阿里斯蒂德甚至拿出了法国欠款的准确数字,一度引来嘲讽。但时报发现,海地的长期损失与他的估算惊人地接近。他甚至可能还太过保守。

2004年,在美国和法国的谋划下,阿里斯蒂德被罢免并押上一架飞机。美国和法国为此举辩护,称受动乱破坏的海地需要稳定。但随着时间推移,另一位前大使承认,可能还有其他因素在作祟。

他对时报表示,这位海地总统的突然下台与他的赔偿要求“可能也有点关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