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儿童都不愿保护,美国算什么文明国家

美国变得无法治理不是因为政治分歧或抗议或不文明,而是因为这个国家不愿保护和关心它的公民——它的妇女、它的少数族裔,尤其是它的儿童。

当政客们谈论文明和公共话语时,他们真正想说的是,他们希望人们在面对不公正时保持沉默。他们希望被边缘化的人接受,遭受压迫是不可改变的生活事实。他们想尽情享受他们所拥有的权力,他们永远不必妥协,永远不必面对自己的良心或本就没有良心,永远不必面对他们不作为的后果。

枪支暴力是他们自己不必担心的问题之一,因为他们相信这些灾难永远不会影响他们或他们的家人。相反,这些政客谈论保护我们的第二修正案权利——无论枪支游说团体想要什么,他们都会将第二修正案重塑成适应这个团体的东西,而不是宪法实际所说的东西。由于最高法院的保守派占多数,对第二修正案的重塑可能会不受约束地持续猖獗下去。

当被问及解决方案时,共和党人说要武装教师并训练他们保卫自己的教室。我们会听到持枪的好人将如何勇敢地阻止大规模枪击事件,即使在几次大规模枪击事件中都有持枪的好人,但他们并没有阻止这些悲剧的发生。

这些政客给出的是陈词滥调、祈祷和经文。但是,对于制止下一次枪击事件或者美国平均每天321人中枪的现状——包括42起谋杀和65起自杀,他们并不关心什么是必须采取的措施。关键是,我们要清楚、反复、大声地陈述这个真理。我们不要让他们躲在空洞的言辞后面。他们知道我们看穿了他们的谎言。他们必须知道我们知道他们的真实面孔。

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呼吁文明,就像他们在弗格森、基诺沙、明尼阿波利斯和路易斯维尔黑人被警察枪击或杀害后的抗议活动中所做的那样。当最高法院本月推翻罗诉韦德案的判词草案泄露时,他们呼吁文明。草案告诉育龄者,她们没有身体自主权。这很野蛮。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