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如何默默放弃了社会进步的想法


西蒙•库柏

我在巴黎的住处附近有一家名叫Le Progrès的咖啡馆。我可以想象到一个世纪前,这家咖啡馆摆放在人行道的餐桌上挤满了戴着帽子、留着精致小胡子的法国社会主义者,他们(是的,几乎都是男性)相信社会在进步,并争论着如何提高穷人的生活水平。

10年前,我在写关于Le Progrès咖啡馆的文章时说过,进步的理念已被私有化。2012年,大多数人不再相信社会在进步,但他们仍然认为像自己这…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