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与交汇:美国与中国的平行数字世界

中国人无法正式访问Facebook或谷歌,但它们都向中国企业售出了数十亿美元的广告,这些企业希望凭此接触到世界其他地方的中国公民或说中文的人。

广告公司群邑集团的全球商业情报总裁布赖恩·威泽表示,2021年,中国企业为Facebook贡献了约100亿美元的广告销售额。对于在中国没有任何正式用户的企业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正如我昨天在On Tech专栏中所写的那样,没有中国商户的繁荣,就不会有我们所知的亚马逊,是他们扩大了这家电商的产品选择范围。

在中美两国,趋势和商业理念也会在各自的互联网领域内相互流动。或许你们还记得那个新款智能手机总比上一代小的时代,在那之后,大屏智能手机开始在中国消费者中流行起来,导致如今超大尺寸手机变成了全球主流。如果你对手里巨大的iPhone很满意,在一定程度上你应该感谢2010年代北京和上海的智能手机消费者。

还有一些中国潮流也改变了美国人的上网体验。直到现在,美国互联网企业还在不停尝试模仿中国的娱乐式网络直播带货,但都没能成功。那些企业高管和投资者之所以对欧美送餐服务给予厚望,部分原因也是中国的外卖服务无处不在

模式的复刻也是双向的。滴滴最初是一款传统的汽车服务派单应用。但当2014年优步进入中国市场,将用户与非职业司机联系起来,滴滴的业务模式也发生了改变。优步在2016年退出中国,但还是在中国交通运输领域留下了自己的印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