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鲜花的日子


郑静为FT中文网撰稿

因疫情封控而呆在家里满两个月后,五月中,我终于团购到了一份鲜花,很当季的芍药。可问题是,鲜花并不属于官方认证的生活必需品,可能没法通过报批。没有居委的批文,没有承接的团长,它们就有可能被阻拦在小区外面,一步之遥,鲜花就和疫情生活隔离开来。

可是这一次,没有人再去争辩,而是各自默默地想办法,让一束束的芍药进入了小区,进入了人们各自的生活之中。

春末夏初,是芍药季,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