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任内首访亚洲,政策重心重新聚焦中国

传统基金会的布鲁斯·克林纳曾长期担任CIA亚洲分析师,他表示,韩国和日本越来越担心朝鲜的能力以及特朗普要从该地区撤出的威胁。“拜登应该明确保证美国致力于保卫我们的盟友,并确认美国对核、常规和导弹防御力量的延伸威慑的保证,”他说。

最近的几项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尽管随着特朗普的下台,美国在该地区的政治影响力再次上升,但由于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美国的经济影响力继续下降。

“目前亚洲对政府最大的批评是他们没有经济战略,而且他们正在把这个领域让给中国,”曾任乔治·W·布什总统亚洲顾问的迈克尔·J·格林说。他即将上任澳大利亚美国研究中心主任。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拜登计划推出一个新的印太经济框架,该框架是全面贸易协定的一个苍白的模仿,但将概括数字贸易和供应链安全等各种共同优先事项。美国官员希望许多仍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中的国家加入。

格林称这是重要的第一步,但私下里,日本、澳大利亚等国认为目前还不够——尽管他们不太可能公开这样表示。“他们非常感兴趣的是表明美国回来了,不会任由中国制定经济规则,”格林说。

在朝鲜官方媒体发布的一张未注明日期的照片中,该国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身旁就是官媒报道中提到的火星-17洲际弹道导弹。
在朝鲜官方媒体发布的一张未注明日期的照片中,该国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身旁就是官媒报道中提到的火星-17洲际弹道导弹。 Korean Central News Agency, via Reuters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经济研究高级副总裁马修·P·古德曼表示,如果拜登政府未能提供更多进入美国市场的渠道,该地区的国家将寻求直接资金,以扩大基础设施和数字经济规模。“我想很多合作伙伴在看到这份清单后都会说:确实提到了许多要点。我很乐意参与,”古德曼表示。“但话说回来,参与这个框架能让我们得到任何切实的好处吗?”

在制定该经济框架时,拜登政府官员就将部分重点放在了劳工和环境保护的标准之上。但如果没有降低贸易壁垒的优惠,其他国家可能并不愿做出代价高昂的承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