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国,西方制裁搅乱俄罗斯寡头“隐居”生活

基泽罗说,由于制裁,寡头现在无法支付工资,他和其他工人被拖欠了大约100万美元。

早在巴伐利亚国王马克西米利安一世的时候,泰根湖就是一处迷人的度假胜地了。1837年,这位国王邀请俄国沙皇尼古拉一世来到这里。

泰根湖还是希姆莱的幕僚长、负责与希特勒联络的党卫军军官卡尔·沃尔夫的最爱,经常在这里招待客人。纳粹权贵们用于享乐的那处产业,据说正是乌斯马诺夫如今最喜爱的别墅。

这位国际巨富于21世纪初来到这里,拥有纯金喷泉的“超五星级”厄贝法赫特湖景酒店也于此时开张。

乌斯马诺夫曾是一名优秀的击剑运动员,据当地人说,他曾在泰根湖举办的派对上要求服务生用佩剑打开香槟瓶。

一些居民说,豪辛格这样的批评人士代表了被政客和商人忽视的沉默多数,政客和商人受益,当地人却因于不断上涨的房价被赶走。

21世纪初,泰根湖就吸引了这位国际巨富,拥有纯金喷泉的“超五星级“厄贝法赫特湖景酒店也于此时开张。
21世纪初,泰根湖就吸引了这位国际巨富,拥有纯金喷泉的“超五星级“厄贝法赫特湖景酒店也于此时开张。
厄贝法赫特酒店的露台。
厄贝法赫特酒店的露台。
泰根湖一家正在装修的酒店。从巴伐利亚国王马克西米利安一世开始,这里就已经是一处度假胜地。
泰根湖一家正在装修的酒店。从巴伐利亚国王马克西米利安一世开始,这里就已经是一处度假胜地。

在乌斯马诺夫离开泰根湖的几周后,两名邻居发现他保镖住处的停车场里停放了两辆豪车。

由于担心遭到报复,那两名邻居要求不具名。但他们声称已经多次要求官员去检查车辆,看是否符合制裁扣押的范围。

当一名记者收到消息并公布了汽车的照片后,车突然不见了。乌斯马诺夫的邻居们说,他们见到其中一名保镖悄悄驾车离开了。

即便调查人员试图扣押车辆,也可能遇到困难。由于空壳公司和亲属的名义代持——这是超级富豪的惯常手段——乌斯马诺夫和沙巴洛夫据称拥有的资产都很难追踪。

德国目前的法律也起不到约束作用:并不是所有负责资产追查的政府部门都有权使用该国的透明登记系统。在很多情况下,也不清楚哪个政府机构究竟负责什么工作。

“与国际相比,德国在这些法律上确实比较落后,”独立监管机构金融转型(Finanzwende)的官员康拉德·达菲说。“对此唯一的解释是,大家都觉得只要是有利于我们的,也就有利于德国。”

随着乌克兰战争的持续,泰根湖的别墅仍处于封闭状态,无人踏足。一些人担心行动的势头正在减弱,因为这是当地领导人想要的效果。

托马谢克不打算再进行抗议了。“我们已经表明了态度,”他说。“我们尽到了自己的努力。现在,该轮到国家采取行动了。”

罗塔赫-埃根的日落。
罗塔赫-埃根的日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