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欲学“中国模式”,专家警告恐加剧疫情危机

即使在境况最好的时候,朝鲜也没有足够的粮食养活人民。在上世纪90年代的饥荒期间,朝鲜的国家配给系统崩溃了,再也没有恢复过来,老百姓只能自己解决吃饭问题。如果朝鲜人被置于中国那种极端封控之下的话,境外卫生专家表示,朝鲜政府将无力提供满足基本需求的物资。

“对朝鲜人来说,这意味着他们要回到配给制度,”李博士说。“我怀疑这种做法可行。就连中国也在为被封城市的居民提供物资和食品供应上遇到了困难。”

朝鲜似乎是在按照一种与中国类似的策略行事,但也有所不同。虽然朝鲜已下令国内所有市县采取全面封控措施,但也在督促各地继续“组织生产工作”。据总部位于日本的亚洲新闻社报道(它在朝鲜国内有自己的信源),虽然各地之间的交通已被禁止,但人们仍可在他们所在地区内流动,仍能去农场和工厂上班。
朝鲜官方媒体提供的照片显示,平壤正在采取措施遏制新冠病毒的传播。
朝鲜官方媒体提供的照片显示,平壤正在采取措施遏制新冠病毒的传播。 Korean Central News Agency, via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据该新闻社报道,朝鲜还在工厂和住宅区广泛开展测体温的行动,允许人们去自由市场购买食品和其他生活必需品。

关闭自由市场可能会带来毁灭性的后果,因为大多数朝鲜人靠它们来补充政府微薄的配给。“我认为朝鲜政权不会走到彻底关闭市场的地步,”李泰京(音)说,他曾在朝鲜当医生,2006年加入难民大军逃离朝鲜。“它以前尝试过,人们会反抗,大骂警察。这是生死攸关的问题。”

与金正恩对中国应对新冠病毒政策的赞扬相反,卫生组织和全球领导人正在越来越多地批评中国的政策不可持续。自大流行开始以来,中国一直关闭边境,很少允许国外专家来访。外国投资正在枯竭,一些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正在离开这个国家,他们不愿再经历一次封控。

今年5月,朝鲜南浦市江西区青山合作农场的农民在种水稻。
今年5月,朝鲜南浦市江西区青山合作农场的农民在种水稻。 Jon Chol Jin/Associated Press

“韩国这样的国家能够在与奥密克戎变异株作斗争中有相对较少的死亡,不仅因为它们有可靠的公共卫生系统、较高的疫苗接种率,以及治疗方法,也因为它们的人民身体相对健康、营养充足。”韩国嘉泉大学预防医学教授郑在勋(音)说。“朝鲜的情况完全不同。”

虽然朝鲜疫情的源头仍不清楚,但在最近几周,金正恩曾调动数万人,不戴口罩在首都平壤参加大型阅兵游行,庆祝该国日益强大的核能力。本月,他还调动学生和工人去农村帮助种水稻,在一个长期缺粮的国家,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任务。

据从首尔报道朝鲜的网站“每日朝鲜”称,朝鲜官员最早是在一群参加了阅兵式的大学生中发现新冠病毒感染病例的,其中一名学生似乎是从最近去过中国的亲戚那里感染了病毒。朝鲜官媒的报道说,在平壤和主要种植水稻的南部地区发现了更多的发热病例。

今年4月在平壤举行的一次夜间阅兵式上载有导弹的车辆,照片由朝鲜官方媒体提供。
今年4月在平壤举行的一次夜间阅兵式上载有导弹的车辆,照片由朝鲜官方媒体提供。 Korean Central News Agency, via Reuters

朝鲜上周公布了疫情暴发的消息时,人们立即意识到这个神秘的国家对新冠病毒毫无准备。朝鲜官员说,发热病例上月底开始蔓延。但据周一出现在国家电视台的疾病控制官员柳永哲(音)说,截至上周六,全国只有168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例。

“国家提供的药品没有通过药房正确及时地供应给居民,”金正恩承认。

随着金正恩努力应对这场危机,维护他在人民面前神一般的权威,中国对新冠病毒大流行采取的孤立主义做法也许对他最有吸引力。韩国本周曾尝试向朝鲜发出邀请,一起讨论与新冠病毒大流行有关的援助问题,结果遭到拒绝。朝鲜还拒绝了全球疫苗项目Covax的捐赠。虽然朝鲜官方从未解释过拒绝的原因,但该国一直不愿接受需要由观察员陪同入境的援助物资。

周一,平壤大圣区药物管理办公室的一名员工正在接待身穿防护服的顾客。
周一,平壤大圣区药物管理办公室的一名员工正在接待身穿防护服的顾客。 Jon Chol Jin/Associated Press
韩国媒体周二报道称,三架朝鲜货机周一飞到中国东北城市沈阳,载上150吨紧急救援物资后飞回国。中国外交部拒绝证实这一报道。

尽管如此,曾在朝鲜工作的李先生对情况很快会好转持怀疑态度。“你认为的糟糕与朝鲜政权认为的糟糕完全不同,”他说。“数百万人死于饥荒也没有让朝鲜的政权退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