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尼·德普诽谤案与厌女狂热

一些家庭暴力专家认为,相互虐待是一种错误观念,他们认为,在一段有害的关系中,虽然双方都可能表现得很糟糕,但通常是一方对另一方施加权力。但是,即使你认为赫德的行为不可原谅,但她面对的是一个拥有更多资源、身材更高的男人,这个男人因为她胆敢以“权威”的方式说话而咒骂她,因此被记录在案,因此,认为她是主要攻击者的想法是不合逻辑的。
事实上,审判中最不堪的细节之一——就是被各种媒体用来嘲笑赫德的那个——可能很容易融入她受害的故事中。你现在可能已经知道了,德普指控赫德或她的一个朋友在她床上大便以示报复,他的保镖说她承认是想恶作剧但出了岔子。赫德作证说,他们的一只狗小时候吃了德普的大麻后失禁弄脏了床。“那真不是什么愉快的时光,我不认为那有什么好笑的,就这样,”她说。“太恶心了。”
如果她说的是实话,人们不得不惊叹德普和他的团队是如何彻底地玷污了她的名声。德普作证时,#AmberTurd(安珀屎德)和#MePoo(我也屎)的标签传遍了网络。赫德的形象,一个以金发性感魅力为标志的女人,现在被永久与粪便联系在一起。如果她不是心理变态,那她就的确是被污蔑为虐待狂的受害者。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赫德的律师聘请了追踪网络虚假信息和骚扰的组织“机器人哨兵”,来分析针对她的社交媒体宣传活动。“每个人都认为任何针对他们的活动都是机器人之类的,”该组织的创始人克里斯·布齐告诉我。但在赫德这件事上,有些活动确实是机器人干的——布齐估计,有340个“不真实”的Twitter帐户致力于诽谤赫德,并大量转发关于封杀她的表演和模特活动的请愿。“一小部分帐户就可以推动Twitter上的对话,”他说。
然而,即使喷子和机器人帮助激发了反赫德的狂热,显然还有很多真人参与其中。他们中的一些人是德普的忠实粉丝;正如凯特琳·蒂夫尼在《大西洋月刊》上所的那样,网络社区一直坚持“他们的男性崇拜对象被不那么出名的女性伴侣操纵和折磨的理论”。

然而,工作中似乎有一种更广泛的厌女狂热,这是我们正在经历的极端反动时刻的一个特征。“她会狠狠碰一鼻子灰!!!”德普在给卡里诺的邮件中写道。看起来他很了解自己的受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