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人权力极端分子背后的“大取代”理论

白人权力极端主义揭示了这种意识形态的核心不是它所攻击的受害者,而是它试图保护的东西——以及将这种意识形态转化为种族暴力的机制。它想象这是精英的阴谋,这些精英通常被想象为犹太“全球主义者”,他们正在蓄意消灭白人和白人文化。这就是为什么白人民族主义经常恶毒地反犹太,也是为什么对媒体、教育、科学和其他专业仲裁者的深度不信任是其最基础的需求。

取代理论在美国国内有比雷诺·加缪和让·拉斯佩耶更早的前身。亨利·福特以及其他美国人都宣传过《锡安长老议定书》(The Protocols of the Elders of Zion),从该书在20世纪初的最初出版开始就通过一种完全虚构的描述——强大的犹太人阴谋论控制着世界事件——影响了种族主义理论和信仰。

对政体及其对国家种族构成的威胁的忧虑激发了优生运动、反移民活动家和包括西奥多·罗斯福在内的其他进步主义人士。这些想法与环保主义交织在一起的,不仅有最近的生态法西斯主义者,还有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的环保主义者,他们担心人口增长的负担,并在思考如何为白人保护自然。

当新纳粹分子、三K党人、民间武装和光头党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走到一起时,他们担心“犹太复国主义占领政府”或“新世界秩序”。他们还澄清说,他们的国家不是美国,而是一个由白人组成的跨国政治团体,必须抵御这些阴谋中的敌人和种族威胁——通过暴力和种族战争。与查尔斯顿、克赖斯特彻奇、奥斯陆、埃尔帕索、匹兹堡和布法罗袭击有关的那些人的文字里仍然贯穿着这种思潮。

正如取代理论追随者数十年的恐怖主义向我们展示的那样,取代理论势必连带着暴力。取代理论的主流化——无论是通过塔克·卡尔森的节目还是埃莉斯·斯蒂芬尼克的竞选广告——都将继续产生灾难性的后果。

白人权力活动人士的长远目标不仅仅是恐吓和威慑非白人:正如《圣徒营》所示,如果这些激进分子不拿起武器,他们担心要面临末世般的灭绝。与此类似的美国作品《特纳日记》(The Turner Diaries)想象了通过种族战争和种族灭绝建立一个白人主导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